追蹤
BLOODY CITY
關於部落格
DOD PARK 專屬 .產品訊息&設定 BLOG
  • 41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Sunset on the Road - Chapter 12

 

數起連炸轟聲響作,將門窗玻璃盡碎一地,頃刻間,莊園已被包圍。

殘暴男子們驚咋此番變化,三人猶如驚弓之鳥,略施眼色,旋即押解著還不及殺害的男孩從後門逃走。

同一時刻,威力強大的衝鋒掃射蕩開,槍彈聲炸響不停,數名清一色的黑衣人從莊園的三面展開圍攻,行動快速地朝著意欲脫逃的男子們逼近,連帶地阻絕他們的退路,盡將三人隔於中心。

「是蒼御門的人!」瞟見黑衣人左胸上用古篆體繡著一金色「蒼」字,三人內心無不湧現驚惶。

為首的男子雖是滿臉憤懣於生路被斷,但對於蒼御門會突來至此的行動,終有著一絲意滿。果然,那個騷貨和蒼御門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否則,依蒼御門的行事作風,萬不會將任何足不可道的威脅放於心上,更是不會如此大手筆的著人來救。

一念至此,男人果見從人群後方出現的目標人物,不由大笑:「哈哈哈哈……蒼御老頭,你果然是心疼那賤女人,可惜……你來的有點太遲了!!嘻嘻……哈哈哈哈……」

男人,蒼御彌彥,年約三十幾許,一頭的黑髮後梳,鷹鷙般的戾眼下,隱隱透出一絲精芒,蒼御彌彥攜著泰山之勢向前踏進一步,對上奚笑中的男子,面上卻沒有絲毫變化,只是淡淡地看著他後開口:「放開他。」

如山嶽般雄厚的聲音底下,夾著讓人無法忽視的威脅,迫使對方不自主的後退一步。

男人意識到自身退怯的腳步,頓然羞怒大吼:「別再靠近,否則我殺了他!!!」挾持著影的手不由地用上狠勁,直掐著影幾乎透不過氣,小臉上呈現著青紅之色。

話落,男人得意地看著蒼御彌彥停下腳步;然在刻不容緩間,乍現的細微光影忽地從影的眼角掠過,近乎無形的武器攻擊從奇怪的角度疾射向男子的周身,措手不及下,男子低沉的哀嚎聲逸出,手握人質的力量剎那消失,同時,黑衣眾一湧而上,迅速制服住另兩名男子;瞬間,影獲得自由。

「小子!你欠我一條命,記著。」不可一世的命令語氣,從影的上方傳來。

對於眼前所發生的一切,影移不出目光去注意,更沒有多加理會忽然現身的莫名人物,對其如何去圍訐痛下殺手的三名狠毒男子毫不在乎;而自身的安圍,影早已置之度外,至始至終,眼光只是膠著在那早已碎碎分離、血肉散飛的母親身上。彷彿如此,他便可再見到母親那猶然存在的溫柔微笑──他要將這眼前的一幕永遠記下,然後,深埋於心。

「炎。」蒼御彌彥忽地出聲喝止住出手的人,低沉的嗓音中帶著警告,音底卻又有著幾許讚揚。

「噢……父親,你看看他這個死樣子!!」懊惱的話語從被喚作炎的男……孩口中說出。

蒼御炎,一個約莫六、七歲的男孩,正不平的用著指尖戳著影的額頭,見他沒有任何的回應,回過頭,就以著稚嫩的語調向男人抱怨:「你看!他根本沒有反應!」蒼御炎指著他身旁呆滯的影,無神的眼中,根本沒有他們放入;更甚者,他或許不知道他已被救下。

他不明白,這次父親帶他到這裡來的理由。

「你們,不要將人給殺了!先給我抓好,別給死了。」接著卻是話鋒一轉,蒼御炎原本清亮的眼神迅變得冰冷,朝身旁手下不由分說地下達命令,昂然而霸氣口吻,從小即盡展的王者勢態,讓人不由地遵從而心生退縮,已可預見,假以時日這個男孩必是站在頂端的人中之龍。

「影。」蒼御彌彥走至渾身血紅的影身前,嘗試性的叫喚。

情況,就如同剛才蒼御炎所說的無任何反應,只見影的眼神空洞而無光,言語似早已隨著母親生命的終止而消逝,看著這一遍彷如地獄的景象,蒼御彌彥亦忍不住要閉上眼不敢去看,更何如一個小孩,抬手輕撫著影那染滿腥紅血液的髮絲,蒼御彌彥緊緊凝視著他的眼瞳深處,期盼著能找著一絲絲的生命之火。

「影,我是你的父親,蒼御彌彥。」再次嘗試,結果仍同。

「……影,你恨我嗎?」低頭嘆息著,蒼御彌彥問完這句話後,他不再言語。

親臨眼前異變的血腥景象,就算是小孩也能在瞬間成為大人,也能在這一刻了解到何為傷、何為恨、何為仇……。

對此,蒼御彌彥的心中頓時湧上愧疚,他問著自已──這一切是他造成的嗎。

起身,蒼御彌彥轉往走近到影的眼神膠著處。那裡,正躺著一具體無完膚的女人屍骸,或許該說是一具骨骸會比較恰當;因為,除了女人的臉孔之外,已沒有一絲的肌膚、筋肉附著於上,血肉、臟腑隨著掙扎、扭動時散落四處,遍地可拾。

可以想見,當時這小小男孩親眼所睹的景物該有多駭人,而這三名殘暴兇手的手段該是多麼慘無人道,蒼御彌彥現下就連想碰觸她,手都不由地劇烈顫抖起來…………綾香。

當初放她離開,真的是對的決定嗎?

如果,在她逃離的那刻,他能有勇氣立刻找回她,那麼今天是否她就不會遇害了?或是該說,從最初時,她就不該誕生到這世上來,這樣一切,是不是就會不同了?

壓抑著內心深處的哀慟,蒼御彌彥的過去不為人知。

哀傷不過片刻,蒼御彌彥已迅速恢復過來,斂去心中所有感覺,面容上已找不著剛才那哀戚震動的神情。屈身半跪著攙扶起綾香的屍首,一團黑倏忽衝上,蒼御彌彥剛即意識到危險,立刻掏槍擊發,「砰!」槍響,子彈穿透來人胸前;然而,對方目標似乎不是自已,只見他手臂中的綾香已被人奪搶過消失,待到看清一切,蒼御彌彥登時汗流如雨。

方才那一槍是打在了影的身上,只見他滿身血跡的緊抱著綾香,豎立起一股不讓人侵入的防護圈,然面上卻是紋風不動,眼眸依舊空洞無神,彷彿沒有覺察到自身已經受傷,他真只是年約五歲嗎?

蒼御彌彥驚駭於影此刻的超乎平常人的表現。「糟!」驀地意識到影的生命正逐漸消逝,蒼御彌彥疾蹴到影的身前,查看傷口的嚴重程度。

「哈哈哈哈……蒼御彌彥,你連你兒子都不放過!剛才那一槍你打的真好啊!嘻嘻、哈哈哈哈……」身後立揚起一陣嘲諷笑聲,刺耳的讓人難受。

「砰!砰!砰!」連三聲槍響迅捷擊在說話著身上,沒有理會對方的嚎叫,蒼御彌彥連瞧都不瞧一眼,只急著想將影懷中的屍體移開,好阻止血流的速度,然影卻是寂然不動,讓他大為苦惱,好在剛才下槍時有刻意避開心肺,子彈並沒有停留在體內還算不幸中大幸。

「炎,把空蒺膠囊拿來。」回頭,蒼御彌彥想起了可以暫緩影生命流逝的方法──停止血液流動。

「父親,他沒事吧。」蒼御炎在一旁看的清楚,對於這小他一歲的……呃,好吧,弟弟,他承認他確實有這個資格擔負「蒼御」這個姓。光從他沒接受過任何訓練就有這如雷般快速的身手,還有遇危不亂的鎮定姿態,無不是讓他感到吃驚,如果再受過訓練之後,會有怎樣的發展將不得而知,但是必會是讓人無法小覷的存在。雖然還是那一副死人臉,但在蒼御門裡面,誰又不是這樣!

「放心吧,誰能跟我搶人。」極度自信的口吻,彷彿不將死亡放在眼內,蒼御彌彥在強迫影吞下膠囊後,輕聲地對著他說:「如果恨自已的無能,那就變強到讓人無法忽視,今天的一切,我會幫你留著,待你日後自行解決。」

「所以,復仇吧。」低沉的聲音,緩慢而堅定的從影的耳中傳達至大腦。

簡單的幾個字讓影的思緒轉動起來,空洞的眼眸中似有光芒閃動,之後,由迷惘而漸清澈。

影終於抬眸直視著眼前這自稱父親的人。

蒼御彌彥見到了想要的成果,琥珀的眼瞳瞬忽變得深邃而闇沉,起身轉向蒼御炎身旁的人吩咐著:「將人給放了。」

「父親!」蒼御炎不解的大吼,留著這幾人只會增加蒼御門的麻煩。

「哈哈、咳咳……蒼御彌彥,結果,你還是殺不了我!!哈哈……」俯首在地殘喘著的男子在聽見蒼御彌彥的決定後大笑,忍受著身上的槍傷,他笑的連眼淚都奪眶而出,連帶地感染另兩人一同大笑。

「熊田,不殺你並不代表我奈何不了你。」沒有回頭,蒼御彌彥淡然的道,神情專注著影漸弱的呼吸聲,琥珀色的雙眸緊盯著男孩胸口處的血洞,確認著血已停止溢出後,懸吊的心終至鬆緩。

「哈哈……你怕了!你蒼御門怕了……咳、呵呵……放開我啊!沒聽見你們的頭兒的命令嗎?」為首的殘暴男子,熊田猖狂的掙動著,「嘻嘻……你會後悔放了我的,蒼御彌彥!!你蒼御門想爭霸,也要看鷲宮、神栖兩大勢力願不願意剃頭退場,呵呵、哈哈哈哈──」

「父親!」蒼御炎驚心地聽著熊田的威脅,忍不住抬頭朝望著蒼御彌彥。

「炎,將人給放了,不准追也不准殺,但也別讓他們中途死了!只要監視著然後回報,至於他們要到那去,隨他們自由,蒼御門沒有做不到的事情。」沒有溫度的聲音緩緩的揚起,立判三名惡毒男子日後必須過生不得生、死不得死,被人監視的日子,他要他們過得提心吊膽,終日不安,直到影將他們全數殲滅為止,而這,將是他為影所畫下的未來。

聽完父親所下達的指示,蒼御炎不由打了個冷顫。

「影,和我回去,回到蒼御門…去學習你想要的一切!」

語落,蒼御彌彥低身抱起浴血渾身,已然陷入死亡狀態中的影,帶著他步向黑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