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LOODY CITY
關於部落格
DOD PARK 專屬 .產品訊息&設定 BLOG
  • 41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Sunset on the Road - Chapter 11

 

抹去小風臉上的淚痕,影唯有淡笑不語,對於小風的疑問,影同時也在心裏問著:『為什麼……』其實他也很想知道為什麼?恍惚間他彷似又看見了那一夜。

一切或許都是從那時開始的,那被血染紅的夜………………

 



※※※

 

倉皇的腳步聲,雜亂無章的在一座莊園內的宅邸徹響,其間夾雜著女子驚寒的喘息聲以及男子們淫語浪狂的威嚇聲,一陣「啌噹啌噹」的重物破碎聲揚起時傳出了女子的叫聲,含著痛楚的聲音,透過設計素雅的長排落地窗,可以清楚的看見女子的頭被利器擊中,鮮血頓流,翦影被無情地映於窗上,瞬間被侵擄。

這是一座圍繞著百花的莊園,然,此時卻因恐怖男子們的闖入,而遭受到無情的摧毀,如同宅邸的女主人現在的命運一般。

天際處,轟隆聲漸至。

此時,鏤空的古銅迴旋長梯盡頭處,正隱伏著一名男孩,一名年約五歲的男孩,只見其緊握住長梯的小手在瑟瑟發抖著,綠瞳彰顯著極度驚恐……對於眼下的事情,小腦袋裡卻是充斥著不明所以,在還未了解發生何事,眼前剎時陰影籠罩。

「嘿、小雜種在這裡呢!」一名男子的聲音傳出,帶著鄙夷的嗤笑,大手一抓,扯著男孩的腦髮拖著便往樓下走去。

撕痛感從頭頂竄入腦門,男孩終於受不住的大叫:「媽咪!!!」呼聲逸出,淚水直落。

聽見稚兒的喊救,方被制伏住的女子,憤懣嘶吼:「住手,放開他!!你們到底是誰派來的!!」女子激烈地掙扎著,試圖想從另兩名陌生男子的手中掙脫,奈何被壓制的手腳卻使其徒勞無功。

「啪─」

厚實的巴掌聲落在女子艷美的臉龐,頓時紅腫一片,其中一名為首的男子蔑然的說道:「哼,你這個賤婦!吼什麼!老子的耳朵都給吼聾了……」聲音停頓,男子看著手上抓著的女人忽又笑起:「呵呵,你想知道可以,不過……」

男子俯下身,濕黏的舌頭舔上女子細緻白皙的臉頰,一路滑舔直至耳旁,低聲道:「你是蒼御綾香吧……」滿意的看著女子震顫的雙瞳,以及一瞬間變白的臉色,繼續開口:「呵呵,你這個身體,被蒼御門的人玩了多少次了……蒼御老頭也玩過吧,哼呵、你這蕩婦……」

「住口!我不是蒼御綾香!你們找錯人了!」女子急切的反駁,扭轉著身子想脫離開男子的制伏,雙腳激烈的扭動,她不是蒼御綾香,她不是!

她唯一的名字是──南野綾香!!

「啪─」巴掌再落,男子惡狠狠的罵著:「扭什麼,這麼迫不及待嗎!幹,把她給老子抓好!」說著手便探入女子早被撩高裙擺一把將底褲扯碎,男子迅速地解開自身褲頭,握著勃發的下體直衝而入,接著掐住女子的下顎,邊說邊瘋狂地衝撞起來:「老子管妳是蒼御還是南野,只要是和蒼御門的有關的人都該死!!哈哈哈哈……」同行犯案的另兩名男子見狀,不時地出聲吆喝讚好,神情興奮地看著女子被侵犯。

「呃!」撕裂般的劇痛讓南野綾香悶聲低呼,下個瞬間,便將急欲脫出口的聲音狠狠吞下,對於男子的淫虐,只是牙關死咬,不肯再逸出一絲一毫的聲響。

律動中的男子被女人的神情惹怒,「啪」的又是一掌,翻手掏出胸口處的蝴蝶刀,揮手劃開蒼御綾香的上衣,沒有克制的力道,在胸前留下一道血痕,似乎試圖想以痛覺逼她開口。

對此行徑,南野綾香湖水綠的眼瞳深處只有著嘲諷,其它卻是一聲不吭。

「把她的嘴給老子掰開!」男子終於爆怒,騰地轉過女人的身驅,讓她俯趴於地,用著更激烈的方式進犯,鮮血兀地染紅一地,即便如此,男子卻始終沒有得到他想要的結果,狠眼瞥過被抓到一旁的男孩,獰笑聲爆出:「殺了那個小孩!老子看她能撐多久!」

「不要!!呃嗯…不要…不…求求你……放過他……」

男子的威脅終是達到效果,蒼御綾香放棄了堅持,聲音被逼出的同時,珠淚如斷線般從絕倫的臉上滑落。

「呵呵,這不是出聲了嗎!哈哈……多叫個幾聲來聽聽,不然不就可惜了妳生在蒼御門,蒼御老頭搶了老子的人,老子就搶他的人!!哈哈哈哈……」使勁捏揉著女人雪白的胸脯,指甲剌入胸前那道被割劃開的嫩肉傷口,將裂痕扯的更大看著鮮血橫流,男子縱慾嗤笑,並加重下體撞擊的速度,激盪起女人更形尖銳但卻屈恨的淫叫聲浪。

看著女人眼底的恨意,一陣惡寒由背脊竄上,男子轉頭看向男孩的方向,聲調驀地變的冰冷,灰眼裡閃過狠毒,朝著制住男孩的男人命令道:「殺了他!!」

話語一出,男孩,早被母親和男子們的猥褻淫穢的景像嚇壞,感覺到脖子處的冰涼,求生的本能,讓男孩奇蹟似的滾躲過第一刀,然後才驚恐地叫著:「不要…走開…走開…」清麗靈動的臉上盡是懼色,雙手使勁地想推開男人再度揮過來的刀子,然而除拼死激烈的掙扎外,想逃離的希望卻是落空,淚水兇猛滾落:「不要!!媽咪、媽咪…」

「不、住手!!!」眼見著兒子遭到殺害,南野綾香如發瘋似的尖吼,母性本能忽湧而出,側頭一偏,她一口咬住捏著她的下顎男人的手指,「喀噔」聲起,男人手指應聲而斷,血腥臭味從嘴角溢出……

遭受遽痛的斷指男人,下意識間驟下重掌將南野綾香往後推開,直撞上壓伏在她身後的為首男子,動作發生在瞬間,男人的下體從女人體內滑出,措手不及下,舉刀直接插入她的後背,意欲制服她的妄動,對此,早已不顧身體劇痛的南野綾香轉身,小腿屈揚狠踹上男子命根,任利刃敞開後背,由鮮血蓬射狂流,南野綾香彷似無知覺般直奔至兒子前,一舉將男孩奪回藏於懷中,壓根不管男子們的拉扯及加諸在身上狠戾的拳頭,她只是拼了命的護著懷中小孩。

「影、別怕呵…媽咪在這呢…別怕……咳咳,媽咪會保護你的,沒有人能傷害你……」嗓音斷斷續續的飄出,女子的話語輕輕柔柔,帶著彷彿能撫平一切傷痛般的溫柔微笑,低頭凝視著懷中的孩子。

「嗚……媽咪…不要…嗚嗚…媽咪、媽咪……」

男孩,南野影,躲藏在母親的懷中嘶啞的叫喊著,驚駭的瞳仁中盡是突兀的血絲充斥著……小手顫抖地摸著不斷滴落在臉上的滾燙血痕,任淚水無息的流落,而他卻只能無能看著母親被男子們侵害、痛毆,卻怎麼也不願放棄……保護自己。

腥膩的鮮血大口嘔出,南野綾香氣息漸弱卻堅持地出聲安撫:「影…別怕呵…」即便身上已百孔千瘡,緊抱住的雙手也不曾鬆開。

細微的肌肉撕裂聲傳入影的耳內,濃烈血腥味狂飆溢出,驚狂無法再寫入眼底分毫,影在瞬間呼吸停滯,目視著三名陌生男子無情的將利刃捅入母親體內,過於血腥極盡慘忍地……刀刀、片片、塊塊地將血肉剝離、削下而無力阻止。

耳裡,是男子們猖獗的笑聲,瘋狂的手段只為讓母親鬆手……

 ──四處,是鮮血、肉塊滿處濺灑。

「不要……………………!!!!」淒厲而稚嫩的尖叫在這刻嘶吼出,飄盪在每個角落,令人發寒。

 ──艷紅,沾染全身,帶著絲絲的甜味。

血流盡,母親終被凌遲致死,緊抱住他的手也緩緩鬆離,溫柔的安撫話語,早已消逝。

 ──其間,不曾停歇的是,喪心病狂的男子笑聲。

是第一次,影小小的心裡是如此地痛恨著自已的軟弱無力,無比痛恨著此刻幼小的自已!!

什麼都不能保護,也無法反抗,他只能無能地面對母親慘不忍睹的死亡景像,而小小的手擁抱著母親的冰冷身驅,卻無法握住任何東西,只能任由生命在眼前消逝而漸冰冷。

忘了該如何掙扎,影任著男子們將他拖離母親的懷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