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LOODY CITY
關於部落格
DOD PARK 專屬 .產品訊息&設定 BLOG
  • 41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Eye of Wyvern 第十二話

 

 

 「我...」

 隨著吞吐不快的回答,獄靈門的劍尖兇猛地往未來的下鄂推近半寸。

 雖然不明白那奇異的回復能力是什麼,冴確信應該沒有人,能在喉嚨被刺穿之後,還能活著進行再生。

 「我是從北玄武院逃出來的實驗品。」她覺得脖子疼痛難當。「也是北玄武院的院主的親生女兒。」

 一切都結束了。她說出了她在見到龍身上的黑龍紋後,暗自發誓絕對不說的事。

 冴在那場浩劫後就被帶往蒼御門,自然對北玄武院印象不深。但未來知道,這對龍來說是多麼禁忌的實情。

 龍沒有說話,他只是輕輕地闔上眼睛。

 「實驗品?」冴問。

 「我跟哥哥......從還是胎兒就一直被父親拿來做細胞改造的實驗。」哽噎的聲音,害怕地吐出不欲人知的過去。「哥哥是第一個成功的實驗品,父親不斷地將他的血肉、細胞採下做為藥劑定時供給部下,讓大家都像哥哥一樣有再生的能力。」

 未來跌坐在地上。她哭了。高傲的女娃,第一次在龍與冴面前流下害怕與懦弱的眼淚。

 「哥哥的身體會不斷再生,所以他們以為藥劑是無窮無盡的。直到哥哥隨著每天被切走的血肉,不斷再生而逐漸地變老...,只過了兩年.....就在病床上,他看起來就像個七八十歲的老爺爺...!然後在我面前死掉...。」

 「再生....?」聽到這裡,冴想起了一些事。

 當「刃」還在蒼御門的時候,時有耳聞的北玄武院,就一直是替蒼御門研究生化兵器的一個機構。其院主默言一直揚言著要研究出不傷不死的生物科技,而不斷地跟蒼御彌彥、炎請求資金的協助。

 望著眼前的女娃兒,看來那個狂妄的野心家確實達到他的目標了。

 「哥哥死前叫我逃走,因為我沒有哥哥的後遺症。我已經十四歲了,六七年來身體卻還是維持在小孩子的樣子。父親知道我不會因為新陳代謝而老化,是更完整的實驗成品,一定會讓我步上哥哥的後塵...。所以那晚,我逃出來了。」

 「妳為何要潛入我們家?」

 「我根本不知道這裡是哪裡。」未來說。
 
 「我從北院帶出了好多錢,我不知道要去哪裡....。我...只知道有錢,一定可以找到我藏身的地方...。」

 要說挑上這間房子是巧合,也未免太巧了。冴冷眼看著地上的未來,女娃兒握緊著發著抖的小手,淚水不注地滴落在深藍色的地毯上。

 「我不想回去...。」

 未來不知道目睹了多少次,刀子從哥哥的手臂、大腿、軀幹上血淋淋地挖走一塊一塊的肉。那痛苦的神情,好幾個夜晚都讓未來做了惡夢。

 即使他們肉體會再生,受傷時的痛苦卻也不因此減少絲毫。

 冴也想通了未來每晚都要看新聞的原因。她害怕著北玄武門任何為了尋找她而滋事的行動。

 手中獄靈門的獠牙不輕易鬆懈,也不再逼近。

 未來卻也不敢奢望夜櫻家的兩個後裔,會放過她這個滅門仇人的女兒。即使她從未被默言像個「女兒」一樣的對待。她低下頭委縮著身子,不再說話,打算任憑兩人處置。

 冴回過頭,看向自己的哥哥。等待著龍的決定。只要龍點頭,他就會毫不猶豫地將劍刺入未來的咽喉。

 但他也非常清楚龍的個性,絕不會要他這麼做。

 果然,就如冴所預料的,龍舉手示意讓他把劍放下。

 收起獄靈門,冴臉色肅穆地轉身離開了房間。

 沉默了一陣子...。

 良久,龍輕輕地走近未來。

 「別哭了。」

 他伸手抱住全身衣服都是血漬,像受傷又無助的小狗般縮成一團的未來。輕輕撫摸著她的頭,握住她顫抖的小手。

 「傷口還疼嗎?」

 未來睜著哭紅的雙眼,緩緩抬起頭。

 龍看著她的眼神,仍充滿了溫柔與不捨。那湛藍色的視線,讓她感到炙熱。

 ...即便一直凍傷著她的,從來就不是氣溫。


 充滿淚痕的臉上,佈上了一些些無法置信的神色。


  (即使這樣...。)


 她難過地闔上了充滿淚水的眼眶。將頭埋入龍的胸膛上。


  (即使這樣......,你還能夠接受我嗎?)


 未來小手緊抓著龍的衣服,悲傷地哭著。


  (.....我還可以再為霍香薊與孔雀草澆花嗎...?)

 

 她用哭到疼痛不已的咽喉呢喃著。


 「請......不要討厭未來...」


 龍緊緊抱著她,深深地糾著眉頭。比恨意更深的,是憐惜。

 


 客廳安靜得只聽得到時鐘的滴答聲。

 冴擦拭著獄靈門,沉悶地不發一語。

 他心中憂慮著龍過於慈悲的個性,總有一天會讓龍吃了大虧。

 也因此,冴才會總是在龍的後面緊緊地守護他。

 只要是為了龍,冴可以輕易地手刃任何人。

  ──即使是與天下的人為敵,或是殺一個小女孩。

 


 
 突然,一股奇怪的感覺擁上他的心頭。

 「呃...!」

 冴隱約地覺得...自己的意識開始變得薄弱。

 他訝異地輕撫著自己銀色的額髮。

 只有每當龍出事的時候,他才會有這種感覺。

 薄水色的眸子遊移,冴正在思考著這是怎麼一回事。

 就在此時,龍與未來獨處的房間內傳來「咻──啪塌!!」的奇怪聲響。

 (...哥!?)

 感到非常不對勁的冴,急身開門入房。

 冷風從被打開的陽台玻璃門吹進來,將白色的紗簾托得紛飛。


 只見龍衣襟透血倒臥在地,而未來早已不知去向。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