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LOODY CITY
關於部落格
DOD PARK 專屬 .產品訊息&設定 BLOG
  • 41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Sunset on the Road - Chapter 10

 

月色隱匿,黑夜沒有一絲遺漏的完全籠罩著小屋,空氣彷如被抽空般,平靜地讓人抑悶而難以呼吸,終於蒼御風先開口了。

「你…不問為什麼嗎?」琥珀色眼透著不明白。

自影哥得知了他的目的後,所表現的態度讓人摸不著頭緒。

「需要嗎。」影笑著說,聲音裡透著一絲寵溺,在小風找上他後,原本該是糾纏不清的結,鬆了一角,小風的出現只是讓事情加速明朗化,不須過問事情原由,他也能從一些蛛絲上推敲出來。

若不是還顧念著親情,小風又何需將貓給殺了借此警告他呢,或許,他是該如小風的意思問問原因。

手搭上了小風那未脫離稚嫩的臉頰,影看著他,往事卻歷歷在目,當年的他也和小風差不多年紀吧,其實就算沒有小風出現,勢必也會有人不願放過他……即使他已離開蒼御門。

沒有忘記,蒼御門所立下的門律首條:『叛門脫逃,不問罪由,死。』

四年前,因著蒼御彌彥臨死前的命令,讓炎不得不違背戒律放了他,縱使他不是叛門之過;但是,無故脫離蒼御門這件事,又和叛門有何不同。若然,如有有心人在刻意操弄呢?炎的立場應該不會太好受,所以才派出小風,好讓他有個準備嗎?

月,悄悄探出了頭,清冷的光芒灑落。

小風那少年般纖瘦的身影在夜色下,顯得孤零……他,仍只有十五歲呀。

嘆息,十五歲這個字眼,讓影無法去忽視當年他逃離蒼御門時所做的一切,他該是天理難容之人,不是嗎?貪圖地苟活了四年的平靜生活,在這一刻變得短暫。

「出手吧。」小風的聲音,喚回了影飄盪的思緒。

搖頭,影對於小風的提議不予理會,他不想和自已的胞弟演出鬩牆的戲碼,即便這是炎的意思。所需揹負的罪,由他一人承擔就好了,這真不像是炎的行事作風,他不該讓小風出面的,蒼御門裏應該還有其他更勝於小風之人可以來執行這個任務的,例如洛凱,嗯、等等?!

他忽略了什麼?不是炎的行事作風?不對,在稍早之前時……是了,他曾問過小風是不是炎讓他來的,那時的小風便已回答『不是』了,思維流轉下,影已想到了另一種可能,不過他還真不願這個可能性成真,但……

颯颯寒光突如其來,打斷了影的思考,不及細想,影本能的抬手招架,「銀」迅雷般揮舞而出,阻斷了刀光的迫近,彈開了「不動行光」如流水般的攻勢。

回神之際,影才驚覺他竟然被逼出手!

雖只是試探性的一招,但以兩人的暗殺武鬥水準來說,小風可能會被他在無意識裡給殺了,該死的他,怎麼可以想事情想到忘我!眼神迅速黯淡下來,影看著眼前被他逼退於一角的小風自責著,對於小風的躁進卻不多加責怪,想到之前腦中流轉過的問題,開口問道:「小風,大家最近如何了?」

影的關切問語,讓蒼御風的身形驀地劇震,想到蒼御門近期的動亂,如冰似的眼神剎那碎裂,面容僵硬……大家?如今的蒼御門裡還能有……大家嗎?

一念至廝,蒼御風看向自已舉刀迎擊的親人,他最親也最喜歡的影哥,心神動搖。

『記住,不留活口。』

夜哥的聲音在腦海底浮現,糾擾不去,握刀的手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不動行光」彷彿抹上了油般讓人難以握持,在影眼前的他,猶如一頭負傷的小獸。

「小風?」

再聽及影哥那低沉而柔和的呼喊,腦中雜亂不休的聲音瞬間刺激了蒼御風的神經,「啊」的一聲,蒼御風握緊了「不動行光」如困獸般再度揮出攻擊,霧從墨色刀紋裏湧出,如漩渦般快速地吞食掉「不動行光」攻擊的軌跡,同時卻也吞噬了他。

驚覺小風迷惘若狂的攻式,影不禁焦急起來,他無法與小風鬥真格的,只能儘可能的閃避,以不傷害小風的方式招架著,在「銀」無法全力施展的情形下,唯有採取守勢,但身體的戰鬥本能卻狂肆叫囂著他攻擊,無攻唯守的打法,勢必難以為繼,再如此下去,當他生命受到威脅時他難保不會去傷到小風!

先前遭十字弓箭射傷的裂口處,傳來陣陣刺痛讓影的身形有變緩的趨勢,飄散在空氣中的血味像刺激激素般讓幾欲人瘋狂,影克制著體內嗜血的因子,以極輕巧身形旋避於「不動行光」的狠厲刀式中,警覺小風的攻勢變化,影立即揮手將「銀」迅速擊向屋脊中心,身影如電般向上疾駛而去,一腳破開屋頂閃避過「噬風殘流」所捲帶起的風刃波流,但影的這番退讓舉動落入小風眼裡,卻只有更加刺激了他。

「影哥,你為什麼不還手!」蒼御風怒遏的追殺至影的身前,眼尖瞥見影飛退的身形遲緩的那刻,「不動行光」舞擊愈發凌厲,一記無鞘拔刀術勢如破竹地朝著影不經意露出了左側破綻攻去,「唔…」影不由地悶哼了聲卻沒說什麼,而早前所受的箭傷處,則再度被「不動行光」的鋒利刀緣劃開,血立時從左側肩骨口濺灑而出,全數被「不動行光」的黑雲蠶食,霧在黑暗裡愈發濃郁。

影踉蹌飛退,輕避其鋒,隔開與「不動行光」的距離,對此,小風也不死心地繼續欺近攻堅,神情裡卻有著痛苦,看著影再度咆吼:「影哥,四年前你為何要離開?你知道在你離開後蒼御門幾近滅亡嗎!!炎哥失蹤、父親死了、母親死了、就連小海也死了……你問大家,蒼御門還有大家嗎?」聲音哽咽,但淚水卻無法流出,攻勢仍持續著,話語亦淒厲地控訴著,「影哥,你為什麼要離開……因你如此,卻讓我不得不面對你!!!」

手中的刀「嗡嗡」嗚響著,蒼御風琥珀色的瞳仁裏狂亂籠罩。

「什麼?!」聽聞噩訊,影不由心震,雖已猜測到蒼御門的不平靜,卻是沒想到會是如此!父親的死或可理解,那麼小海和三姨的死,又是怎麼回事? 蒼御門到底出了什麼事了?

還有炎……他,失蹤了嗎?如此就可以解釋派人來追殺我的理由了。

那麼……洛凱呢?

看了眼瀕臨崩潰的小風,影的心不斷的被愧疚啃噬,盡是心疼與不捨。

心疼著小風已然成長到可以與他一對一廝殺卻不致落敗之境,如何不知在這背後所付出的代價,畢竟他也曾經歷過啊!不捨著這和他性情若般相像的小風,雖然不是同母所出,但是卻是最得他喜愛的弟弟,如今卻要步上同他一樣的後塵!不願小風為難也不想小風痛苦,如果事情的解決必須如此,那麼就順從他吧。

意念的瞬間,影不再纏鬥主動迎身挺進小風的攻殺範圍,「嗤」地聲響起,幾近若無,「不動行光」利鋒透體而出,腥臊血氣從體內上湧,無法克制,殷紅的血流由唇際流淌而下,滴落在小風握刀的手中,看著小風難以置信的眼中淚水凝結,影輕柔笑著,手撫上小風的臉龐,說道:「是夜的主意吧,難為你了。」

「不要!!!!!」

蒼御風被意外的結果怔住,撲抱過去無力的嘶吼,倏地放開沒入影體內的「不動行光」卻不敢將其拔出,深怕下一刻影哥的生命便會凋零,而這卻是他所不願見到的!他早已不顧夜哥的吩咐,纏鬥,只是想知道當年所發生的事實,而不是現在這般的景像,抱著影哥的身體才感覺到自已的手心一片濕漉,而衣服卻是早已被鮮血浸染……

為什麼直到這時,影哥卻仍要顧著他,小風的眼淚終於滾落,問著:「影哥,為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