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LOODY CITY
關於部落格
DOD PARK 專屬 .產品訊息&設定 BLOG
  • 41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Sunset on the Road - Chapter 9

 

窄巷的盡頭,圍著一道矮牆,方圓百里,人煙渺茫。

距離矮牆內的不遠處,一棟木屋座立,雖舊,卻未顯荒廢,只是令人感受到蒼涼;蒼御風藉著M3的掩護,遠遠綴在洛凱後頭,尾隨著他來到孤荒一角,身形隱於百尺開外,直到洛凱離開小屋後才現身。

寒冬,天色暗的很快,在沒有任何路燈的照明下,小屋得到了最佳的自然庇護,讓人無法輕易發現,但對於生活在黑暗中的人來說,在夜裡視物實是輕鬆不過之事;示意手下的人原地待命,蒼御風縱身飛落,身輕若雁般的疾奔前去,不稍片刻,人已來到被刻意隱瞞的小屋前。

才剛接近目標物,警兆突生,一陣槍響緊接襲擊而來,高威力的彈藥在蒼御風四周迅速炸裂,刻不容髮之際,蒼御風的周圍早已包裹著肉眼難以辨識弧光,如雷芒般閃起消逝快的讓人不及捕捉,隨著大量的金屬彈殼落地聲及消散不去的煙硝氣團,被夾擊其中的蒼御風仍是毫髮無傷,不見絲紅,對方似乎察覺到攻擊不見效果,槍彈聲終於在片刻後停止了。

不過,蒼御風卻沒有乘勢追擊,只是仍維持著方才所站的位置不動,彷彿剛才沒有發生過任何事般,但繃緊神經卻感應著環境變化,冰封住的臉上盡是不善之色,身體亦似有若無的湧現出殺氣,因為此時,身邊已圍著兩名黑衣人。

「……夜哥說對了。」蒼御風低喃著,聲音裡沒有任何的高低起伏,半長的黑髮結成一束在夜空裡飄揚,神色間似一點也不將身旁的黑衣人放入眼底。

這刻黑衣人已然發動攻擊,兩只烏黑的鋼錐閃電般地朝著中心所站之人彈射過去,只是眨眼,「吭吭」兩聲,突襲而至的鋼錐便被蒼御風輕易彈開,同時蒼御風的身形消失。

「鏈子鏢?」翩然間,蒼御風穩立在矮牆上頭,居高臨下的看著黑衣人,一口道出剛才攻向他的武器。

黑衣人不給其喘息的機會再次主動上攻,鋼錐由同是精鋼鑄成的細鏈索串連著,以兩兩交錯的纏鬥手法變幻著攻擊位置,意欲阻死蒼御風攻擊的活門。

「哼!」對於兩人的攻勢蒼御風根本不放在心上,側身避躲鏈子鏢的鏈索,翻飛旋踢襲至胸前的鋼錐,屈身成圓一手握著刀柄,電疾間向後方畫開一道半圓用以刀鞘相纏住對手的攻擊,刻時刀身脫鞘而出,弧光再現,如烈風般朝著兩人劈去……

刀鏈交擊,鏗鏘聲伴隨不斷,蒼御風一人對恃兩人,縱是如此,長時間下去仍會於他不利。思及此,蒼御風不再戀戰,加快身形打法突入兩人之間,黑衣人顯然沒有料及一個蒼御風會是如此難以對付,只一念之差下卻已不及脫離蒼御風的攻勢範圍,兩人被捲入「噬風殘流」一攻式中。

蒼御風的獨門招式,由當代名家重鑄過的武士刀「不動行光」劈擊而出,帶起暗黑色的旋轉風流,橫掃四周,風流裡刀光忽隱忽現,殺氣蠶食著兩人……

一招過後,殘風消瀰,鏈索斷成數段盡落於地,操控準頭的鋼錐則被「噬風殘流」一式中送入黑衣人心口處,或許,是黑衣人低估了蒼御風的能力,又或許,黑衣人原本所要埋伏、面對的並不是蒼御風而是其他人,只是一切已來不及做其它猜想,兩名黑衣人睜著大眼看著眼前那名實力可說深不可測的少年,眼底盡是不可置信還有未完成任務的遺恨,終於,少年開口了……

「你們的目的?受誰指使?」回刀入鞘,蒼御風步行到黑衣人身前,看著兩人撐著不願倒下,只是心臟破了個洞,還不致於馬上死亡。

「未能達成命令是我們技不如人,我們不會透露出任何事情的!」話語剛落,兩名黑衣人臉上已佈滿黑影,瞬間僵直倒地身亡。

變化來的快速,蒼御風卻不覺得意外,只是略皺了下眉頭後轉身離開,再次來到小屋門前。

抬手觸門的瞬間,一股刺痛感瞬間從指腹處竄入,琥珀色的瞳孔倏忽收縮,剎時神經知覺被麻痺,沒有絲毫疑滯地,蒼御風疾手揮刀,螢螢白光如電閃逝,一溜血痕從右手腕處蓬灑而出,直待麻痺感退卻後,才側手翻出長帶止血。

大量鮮血驟失,讓蒼御風頓感暈眩,「吭」地輕響,武士刀入地三分才堪堪穩住重心,狠咬了下舌尖恢復神志,蒼御風瞇眼怒斥:「幽淬毒絲,好一個洛凱。」

輕吐口氣,拔出沒地的「不動行光」,蒼御風握刀疾舞飛轉,如墨般的黑雲刀紋騰漫刀身,微微白芒從刀刃中乍現,忽閃忽滅,只在片刻小屋裡唯一出入的門,片片屑碎掉落於地,染血的幽淬毒絲隨風飄去,眼前,目標立現。

借著月色,蒼御風可以清楚的看見躺在床上之人的面容,跨門而入,蒼御風緩緩行至床前探查。

再次見到眼前的人,抑鬱在深處的萬千情緒流轉心底,而床上的人彷彿陷入沉睡般,毫無察覺他的到來,就連剛剛激烈的打鬥還有劈門的聲響似乎都沒影響到他,他僅僅是安然地沉睡著。

眉鎖聲顫,蒼御風澀然開口低喚:「影哥。」

不見任何回應,終於讓蒼後風的臉色陡變,疾手探向影的脈搏處,冰涼的肌膚觸感傳來,告訴他眼前之人早已斷氣死亡。

蒼御風不由踉蹌而退,身形動搖的他喃喃道:「怎麼可能?」

對於眼前的真實蒼御風怎麼也無法相信,悲傷迅速盈滿眸中,先前竄失的鮮血彷彿不及供應般讓人幾欲暈厥,右手捏攥成拳,指甲刺入掌心,連帶著牽動手腕處的傷口,突地一道靈光閃過腦海!

蒼御風緊盯著包裏著傷痕處的染血長帶,一絲明悟帶出了眼前的玄機,刻下思緒急速飛轉,蒼御風將自小在蒼御門所學的各式用毒技巧,前前後後翻索了一遍,心跳如雷鼓動…………

黑衣人毒發……門前幽淬毒絲……死亡……空蒺膠囊!!

「呵、呵。」兩聲輕笑,幽傷的眼神消隱,琥珀色的瞳眸底瑩光熠熠流動著,他真不得不配服洛凱的機智和嚴防,若是尋常殺手跟綴其後,或許會苦於應付黑衣人的襲擊,然而在第一道的埋伏之計後,緊接著的卻是幽淬毒絲隱計,如不是他應變得及,其他人當下或許已然暴毒身亡;再之,就算若可輕易避開幽淬毒絲的殺計,那麼也決計會被眼前所見的事實矇蔽,而無法發現暗藏著的疑機……

一想到此,蒼御風收起了輕視的意念而重新衡量起洛凱這個人,洛凱不愧是由蒼御門特別培育出來的頂尖人員,但是撇開黑衣人和幽淬毒絲不說,空蒺膠囊這樣東西,洛凱又是如何得到手呢?

一個想法在心底生成。

緩緩地從懷中取出和空蒺膠囊相反毒性的「灵薊膠囊」,蒼御風看著兩種毒性完全背道而馳的膠囊,皺起了眉,膠囊僅只有蒼御門少主和少數門裡高層長老能夠擁有,這證明了什麼。

歎息著,夜哥不應該派他來跟蹤洛凱的!其實真若可以,他極不願意見到蒼御門分崩離析,但他卻無力阻止事情發生。

夜哥必然已經算計到洛凱和炎哥有某種連繫吧,之所以讓洛凱追查炎哥只是權宜之策,因為他早已知曉,就算洛凱不出面追查,炎哥也勢必會主動出面,而影哥就是最好的誘餌。

但一切真的會按著夜哥的計畫走嗎?

搖了搖頭,風不再去深思這個問題;眼下,該是讓影哥醒來的時候。

風探開影的下巴將膠囊塞進,但失卻溫度的人體,卻不足以溶化它;無奈地,風將膠囊取出旋開,將凝結在裡頭的稠狀液體,滴落影的喉嚨,讓灵薊液體滑入影的體內。

靜待著,時間在月光下流逝。

約莫半多小時,原已靜止的生命,再度緩緩轉動。

睫毛輕顫,影終於睜開了眼,熟悉的綠瞳,再次回到風的記憶中。

「影哥。」風率先開口。

黑夜裡的輕聲呼喚,讓影怔愣了半秒才醒覺身旁立著一人,回頭看著來人,輕輕地笑了:「小風,原來是你嗎。」

撐起了身,影招過小風來到床前,問著:「是炎讓你來的?」

「不是。」

風的回答並沒有讓影感到意外,不管風是誰指使來的,影已知道了一件事,不過他卻繼續開口問道:「我的貓是你殺的?」

「……是。」遲疑了一下,風點頭答道。

「那麼,你現在是來殺我的。」

影肯定的話語,讓風瞬時抬頭,眼神對上,風沒有任何辯解,但神情中卻有著一絲掙扎。

許久,影看著風終於點頭回應。

「我知道了。」眉開了,眼笑了,對於風的答案,影沒有絲毫責怪,就如同當初蒼御彌彥對他一般,只有溫煦地包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