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LOODY CITY
關於部落格
DOD PARK 專屬 .產品訊息&設定 BLOG
  • 41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Sunset on the Road - Chapter 8

 

夕陽西下,餘暉從窗口透進,又是一日將盡。

影睜眼醒來,目光所及之處是──一無所有的空間。

除了身下所躺的床之外,房屋內沒有任何的裝飾品,冷清的毫無人氣,蜘蛛絲網纏擾四處,顯得陰森而灰暗,若不是仍有光線照射進來,影或許會懷疑他已經死亡…………

意識逐漸回籠,身體的疼痛告訴他,昏迷前所發生的一切。

「……凱?」呢喃著,影想不明白凱為何會攻擊他,而他,又是誰?

嘗試著動了下身體,灼熱的痛楚刻骨襲來,無法使力,影再度跌回木雕的硬床上,房間裡很靜,一點小聲音都擴大迴響著,一時半刻間,影……不得動彈。

不知過了多久,傷口的痛處逐漸平歇,只剩下麻熱感,再度嘗試驅動身體又或手指,卻失望的發現,殘存在體內的迷藥未消,雖然神智已恢復,但卻無法行動,只能束手坐以待斃,任憑時間流逝,對於眼下的狀況,影自嘲著:「這會真的是只剩一張嘴了。」

他不該因為生日而大意的,就算只有一丁點可能存在的危機,也是必須要加以防範的,不是嗎?不過四年的時間而已,閉起了眼,影回想起今日的反常。

直到這時,仍是不可或忘那像光一般的人,自慚形穢的他怎能去奢想呢,只能說是咎由自取,見鬼的色迷心竅了!

忽地,一陣開鎖聲響起,吸引了影的大半注意力,側頭看去,落日光芒雖不致於扎痛眼,卻也讓人看不清,只知背光中迎來一人,不用猜想,影也明白來人會是誰。

「你已經清醒了。」洛凱說著,來到影的身旁,扶他坐起。

「放開我。」顧不上身體的疼痛,影拼著意志力舉手將來人推離,毫無溫度的聲音從凱的耳際飄掠而過。

忽略影那毫無力道的推離,洛凱仍逕自將他攙扶起斜靠床頭,低聲問道:「吃些東西嗎?」然,眼神卻在影的拒絕後,難以辨明地闇下,暈暗的斗室內讓人看不清。

「哼!」對於自已的虛弱影兀自生著悶氣,索性撇過頭不去看身旁的人。

無形的牆橫隔在兩人間。

洛凱放下手上的東西,無奈的開口:「你總是不愛吃東西。」

「別和我裝熟!我們的關係並沒有那麼好不是。」音調極輕而冰冷,對於判若兩人的凱,影提心防備著。

「或許,你總是拒人於千里之外,除了那名酒保……」洛凱苦澀的回想。

「別說廢話,你有什麼目的,凱!」影瞇眼,想不到他的一舉一動倒是讓人給觀察的一清二楚。

呵,若不是今日的事件,他還在給人當猴子觀賞。

影的厲聲質問,讓洛凱的呼吸頓時一滯,胸前微弱的起伏著,將無法道出的情,再度壓抑;而後,洛凱轉變同影一起時的樂天態度,開口:「影,我沒有一絲想害殺你的念頭,相信我。」

「呵,不覺自相矛盾嗎?」看著面前表現的好似無任何威脅之感的凱,影諷笑道:「下藥、埋伏、射傷、劫持……一切,你要我相信你所說的話!」

洛凱的手,緊握了又鬆,他,不知要如何啟口解釋。

隱藏在身上的秘密太多,卻都是不能透露的。該從何處開始說起他無法辨別,或許有朝一日,他會向影坦言以告,而那日便是他的死期。

「說不出話嗎?這……不是你早計畫好的嗎。」怒氣、殺意在綠瞳深處緩緩凝聚。

許久,洛凱終於喃喃地開口:「……是……也不是……」

身為死士,對於殺氣的感應自然是再熟悉不過了,抬首看著影凝結在眼底中冷冽殺意,洛凱只能苦笑:「當初,會接近你亦是出乎我意料之外,而和你一起共事的那段時期,卻是我一生中最為快樂的時光……你不是想知道我是誰嗎?影,我的本名是洛凱,但我卻私心的想讓你稱呼我為凱,這,是我故意為之…………」

聲音頓止,洛凱直盯著影始終波瀾不動的綠眸一會後,繼續往下說:「影,相信我,我沒有任何想殺你的意思,唯有如此,你才能順利脫險。」抬手,將影飄散於眼前的髮絲攏於耳後,極其溫柔地,深怕不小心會傷了他,他不過一心地想保護他而已。

不去理會凱的舉動,影嘗試著動動手指,暗自恢復體內的力氣,積蓄力量。

「呵、脫險是嗎。」洛凱一番心思的表白,雖讓影暗地吃驚,然而卻沒有讓他忽略了洛凱方才所說的每句話底的深意,對上洛凱的眼,影冷徹而昂然地逼問,帶著命令:「洛凱,你、到底是誰?」

潛伏在影身邊近一年的時間,如何不明白他不是個輕易妥協之人,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然而他卻妄想著以這般的理由說服嗎……歎了口氣,對於影執意想得知的真相,洛凱看著影的眼神複雜了起來。

有些事……無法現在說明啊。

避重就輕地,洛凱不得已只好道出了部分事實:「影,你知道嗎……其實,在很久以前,我便曾見過你了……」話語,斷斷續續,洛凱陷入遙久的回憶浪潮,手徐徐地探入懷中。

見著洛凱的舉動,影神經頓然一緊,沒多想便出手襲擊,然而軟綿綿的拳力在洛凱面前卻被輕易地擋下,累積的勁道施展不出,身體依舊不聽使喚,無奈之餘,影只能以冷峻的眼神警告,他,最好別輕舉妄動。

鬆開了影的攻擊過來的拳手,洛凱啞然失笑:「呵,影……你不用這麼地慎防我。」左手從懷裏離開的那刻,他清楚的看見了影的目光動搖。

攤在洛凱掌心的是,一顆失了鍊的碧壐寶石,艷藍色的光澤中隱隱藏著絲絲綠影,似相輝映般地依存著,分不離而劃不開,僅只是看見的第一眼,影強築起拒人千里的心牆,剎時崩潰一角;無知覺地撫摸著頸首,空蕩的一切,是他失落的過去,在……未染血的以前。

看著怔愣的影,洛凱將碧壐寶石放入影已經能動的手中,說著:

「是你的,對吧。影,我是蒼御門的人,死士之一的洛凱,記住我。之所以接近你是………………」

神思飄邈,洛凱的聲音彷彿遙在天際。

「………你的藥效快退了,影。如果你仍是想殺我的話,那麼在事情結束後,我將如你所願;現在,請原諒我必須讓你繼續待在這裡,為了你的安全。」話末,洛凱趨前吻上影。

溫熱的觸感覆過唇瓣,輕若鴻毛,膠囊在喉頭中溶開之際,綠眸閃動;影回神的瞬間,眼前,早空無一人。

「該死!被親或可不當一回事,但是若連身體的主控權也操之別人之手,就不是『大意』兩字可以解釋了,光是這樣,就足夠我死上上百次了!」對於不知何時被手腳俐落的洛凱扶好躺平,影低咒著自已的失神。

在獨自一人的黑暗裡,呼吸聲清晰可聞,時間的流動極緩且極靜,體內一絲異樣感竄過,在察覺到心臟的跳動變的緩慢之際,影的眼睛驀地睜大,腦底頓時閃過「空蒺膠囊」幾字,明白了洛凱離去前的舉止,不由暗笑:『呵,不惜餵我吃下蒼御門罕有的空蒺膠囊,讓我陷入假死狀態,洛凱你打算將我封隱於此嗎?』

似乎有暴風接近了。

蒼御門、洛凱背後的黑影、欲置我於死地的主謀……一切一切……是誰呢?

思緒陡然中斷,眼皮不受控制的再度闔上,影在這一刻心跳停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