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LOODY CITY
關於部落格
DOD PARK 專屬 .產品訊息&設定 BLOG
  • 41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Sunset on the Road - Chapter 7

 

白日裡,人們開始繁忙。

步出大樓,洛凱面色蒼白地驅車疾馳而去,離開SPIA總署所座落的伊納克林姆城市,沒有直接回家,洛凱轉而開往另一城鎮,儘管在現今時速高標300公里的速度下,仍無可避免高速車道上存在著擁塞情形。

車內,斗大的汗滴從洛凱的額際上浮出,沿著臉頰、眉尖、鼻樑滑下,直落向腿上消隱,腦門裡不斷發出的干擾電波,讓洛凱縱是強忍,握著方向盤的指節仍是不免劇烈顫動,因著過度用力而泛白,指甲早已迫入肉掌,艷紅的血絲凝結卻不淌下,好在目前車速儘能維持在60公里的龜速前進,加上自動定位導引行駛系統的運作下,雖尚不至於出車禍,卻也讓洛凱痛苦難耐。

約莫二個小時多的車程,洛凱的車終於駛進一棟半圓建築群的醫院廣場前。

入口處,一人高的長形石碑上,刻劃著「蒼綾醫院」四字。

似乎沒有多逗留進入醫院的打算,洛凱快速的穿過圍繞在醫院旁的小道,停佇在一處似是側門前方,先前的痛苦神色儼然消失,在通過一陣紅光掃瞄後,白牆上乍然浮起約莫10立方公分的觸控式鍵碼盤,洛凱依著記憶輕手點按;頃刻,門開啟,前方立現一座小型私人電梯。

躋身入內,洛凱的行為彷彿早已是醫院的一份子般,不經通報,直往唯一的目的地──底層十樓而下。

「我想,也是你該到的時候了。」電梯門開的瞬間,冰默地話語聲傳入。

眼前,一名有著灰白長髮的男子背對著,一少年立於其身側後方。

男子回身,雙手負後把玩著小小晶卡,略顯消瘦身形散發著莫名的壓迫感,眼神倨傲而張狂,對著洛凱不發一語的態度似是不滿,開口說道:「怎麼不回話?」

「門主。」垂首,眼底掠過一抹殺機,洛凱恭敬而艱澀地開口。

「南野影的屍首呢?」男子發話。

「屬下辦事不利,請門主原諒。」

「說清楚。」殺氣瞬息而至,男子輕捻晶卡上的某處突起鍵。

「碰──」地聲同時響起,只見洛凱額際冷汗如珠直淌而下,倒地痙攣。

「夜哥。」一旁的少年出聲意欲制止男子舉動。

「連你也想阻止我嗎。」語很輕,威脅之意卻很重。

男子,蒼御夜,蒼御彌彥三房老婆所出,排行第二,現任蒼御門掌權者。少年的舉動惹怒了他,同髮色一般的灰瞳裡火苗閃爍著,蒼御夜沉聲喝道:「退下。」

「是。」少年似有忌憚,不再開口的退至蒼御夜身後。

「起來將事情說清楚,洛凱。」蒼御夜冷眼看著地上尚未平復過來的洛凱,不容留情的命令著。

艱困地立身而起,洛凱雙拳緊握,指尖由著之前的傷口再度刺入掌心,試圖清醒腦中的麻痺感,直至稍退方才開口解釋:「屬下追隨在影少爺身後時,影少爺早已發現我方蹤跡,和屬下一同埋伏的五名殺手,已經被影少爺擊殺不存;當時,影少爺身上的藥物已然發作,屬下正欲發動攻擊時,卻遭受到兩位不知名人士攻擊,加上一名SPIA所屬的SACA特警橫空出手阻撓,為免身分洩露,唯有避走於先,眼看影少爺當場被人劫走,下落不定,屬下因而功敗垂成,還請門主原諒。」說著,洛凱遞出從MAIC中所側錄的錄像晶卡。

「這片晶卡是從SPIA引以為傲的情資系統的主腦中再複製而出的,裡面記載著一切當時所發生的景像。」洛凱沒有說出口的是,這份錄像已是被更改過第二次的複製品;第一次,是給龍所看的。

蒼御夜示意身旁少年接過晶卡,卻不急著播出晶卡內所錄製的內容,他冷眼直視著洛凱那仍舊略顯蒼白的面孔,忽地笑起:「沒想到死老頭和炎兩人,竟然將你們藏的這麼深,從一開始…………」

回想著,五指輾轉著那片控制著洛凱的晶卡,似乎想及了某事,灰眸底掠過一道狠毒,眨眼消逝,夜譏諷的繼續開口:「哼,若不是當時他在那場爆炸中不小心遺落了這片晶卡,我決計不會發現會有你和其他死士們的存在,只是炎所落下的,僅有一片,就是你……」

之後,聲音極近呢喃:「可惜晶卡所能控制的僅能是獨立個體,無法從中解析出和其它晶卡的關連性;不過,就算其它晶卡在炎手上,諒他也無法再有發揮的餘地,從他掉落晶卡被我發現的那時起,就註定是他最大的失策。」說完,夜兀自輕笑。

笑聲迴盪,參雜著憤怒、得意、不甘,以及些微的──瘋狂。

見著蒼御夜的狂亂模樣,在其身後的少年,寒霜的面容上,所掩飾不去的是眼底透出的濃濃憂傷。

笑,漸歇。蒼御夜緩緩閉上眼睛,再睜眼的剎那,失態覆消。

蒼御夜回頭看著不發一言的洛凱,得意之情盡顯於上,說道:「你該感謝蒼御門對你的栽培,今次不殺你,是有事還必須由你來執行………」停頓,思索了會,夜在心底確認了些事。

從始至今,洛凱終未再發一語,垂首,靜默著等待裁決。

「洛凱,再派你一個任務,利用SPIA的情資網絡,追查出炎的下落,隨時回報。」夜出聲。

「是。」

「南野影一事,你不用再去追擊了,我會另派人手,你只管專心查緝炎;如果,SPIA有任何異狀,不惜一切──摧毀。」

「……是。」心狂跳,在聽到影名字的那刻;瞇眼,洛凱暗諷於心:『蒼御夜,你所做一切不過是徒勞,因你如此莽撞的決定,挑破了蒼御門多年來的苦心計畫,蒼御門未來的命數將盡毀你手,你,加速了蒼御門滅亡的序曲。』

「出去吧。」夜不耐地揮手打發洛凱,他,恭敬地讓人心煩。

「是。」

 

 

見洛凱消失於前,夜出聲命令身旁的少年:「風,跟著他。」

「夜哥?」夜的命令讓少年不解。

名喚風的少年,和蒼御夜血屬同系,蒼御一姓裏排行第四。

「怎麼,你相信那個由炎和死老頭所養的鼠說的話?」夜不屑的說著,眼,滿是猜忌。

「……」

蒼御夜看著風的神態,皺起了眉嘲諷地解釋:「哼!你看不出在我提到南野影時,那隻老鼠內心的掙顫嗎?」拾起桌上的錄像晶卡,蒼御夜一掌捏碎成齏末,繼續說道:「你以為能在SPIA裡任居要職的人都是笨蛋嗎!別天真了,老鼠是沒有服從的。」

「別忘了蒼御門的門律。」冷冽的精光現於灰瞳中。

「知道了。」蒼御風得令,轉身踏出這間地下秘室,綴著洛凱的身後而去。

「記住,不留活口。」夜的聲音遙遙飄出。

「……是。」無法反抗,蒼御風沉重地允諾,他明白即便是在電梯中,夜哥仍然可以聞知他的回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