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LOODY CITY
關於部落格
DOD PARK 專屬 .產品訊息&設定 BLOG
  • 41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Sunset on the Road - Chapter 4

 

是夜。

半山腰間,獨門獨戶的木式建築遍落。

忽地一陣強風突起,硬將數十方尺的矮叢灌木吹盪地不住搖晃,颯颯聲不絕於耳,打破了這寧靜片刻;不多時,天空中落下數人,動作迅極而快捷,靜而無聲地匯集於一屋前庭院中。

前後不過十多秒,風過無痕,夜裡已恢復了平靜。

 

 

 

偌大的廳房內,缺了牆的阻隔,空間寬敞的令人寂寞。

少年,如入無人之境般的悄然登室。然,面上卻覆上了層層冰冷。

貓,警戒著不請自來的幾名黑衣人。

靈性般的綠瞳見著了隨後而至的少年,不由地輕喊出聲,「喵──」

聲音,讓少年的腳步頓止。

在黑暗中搜尋著,少年被隱隱流散而出的光點吸引

「…………綠瞳?!」記憶深處,有個人也有著相仿的眼色。

順勢抱起窩藏於沙發中的小貓,少年輕顫著手指,觸劃過貓咪的眼睫。

「喵──」撒嬌叫聲輕輕響起,許是少年身上的氣質,讓貓咪原本緊繃的神經舒緩下來。

熙攘的月光從簾幕中透進,灑落在少年周身,潔亮的白在懷裏展現,幾無任何的污染,彷彿與月色融合般,刺眼的讓人難以置信。

少年,在剎那間失神。

撫過貓所特有的柔軟毛色,臉上的冰冷似有了絲溶化,少年不自覺地低喃:「……影哥。」

「少爺。」黑衣人出聲提醒。

回過神,少年不由沉默,低頭看著和影哥有著相同眼眸的貓咪。

「他…不在……。」冰,再度封住了少年的眼。

月藏夜臨,屋內復回黑暗當頭,螢白的弧光如晨星般乍現,不過眨眼,已然消逝。

貓,撕鳴而出。淒寒、聲厲,溫熱的鮮紅,滾滾湧現,倏地染上無睱的白。

隨著少年的手心、懷中,急洩流淌而下……無、處、躲、逃。

冷眼看著渺無聲息的貓,少年用貓血落下了警告。

「……走。」

屋內恢復沉寂,不同的是,已無生命存活。



※※※

夜風清涼拂面,猶存的醉意在輕風吹拂下消散,讓人精神不由為之一振。

影徐徐的踱回住處,距門幾步之遙之際,乍閃而逝地細微光芒,吸引了影的注目。

拾起偏離門邊一吋左右的銀針,警覺心倏地拉高。

「……有人來過?」皺眉凝想,思緒翻飛,卻仍想像不出。

探出磁卡解鎖,影無任何聲息、極輕巧的將門推離,迅捷閃入。

黑暗中,早無任何一人留駐。

風起,帶來了濃郁的血腥味。

透著光亮的灘灘血漬,闇黑噬血的熟悉感被勾勒起,埋葬深處的記憶,如潮湧般襲捲而來,不時地侵蝕著視神經,讓影──瞬、間、成、狂。

會是誰…?會是誰…?
會是誰…?會是誰…?

疑問如滾雪球般在腦中炸開,不願再次回想起,影如瘋如狂地轉身逃離這間讓人作嘔的屋子,卻不知身後早已讓暗伏已久的人盯梢而上,五名黑衣人,朝著影奔離的方向追去……帶著不可聞的殺意。

驟然停下,影攀著牆嗆咳著,甩了甩頭試圖清醒,究竟跑了多遠,他無法得知,只是想拼了命的逃開。

但是,逃的了嗎?

本就不曾忘記的,不是嗎。「銀」還繫在身上,不就是最好的證明。

時時刻刻地提醒著,他不曾為人的過往,消弭不去的是……刻劃在身上的罪。

無數的黑暗過往在腦中閃過,早已明瞭就算逃匿,他也只能存於黑暗。

光,永遠不屬於他。

但,是誰追著來呢?

心頭警兆忽起,空氣中隱隱散出詭譎的氣流。

「不該喝太多酒的。」自我解嘲了番,影明白不覺中已被人盯上。

閉了閉眼,心沉了下來。

一、二、三、四、五…個人嗎。

保持著靜謐無聲的姿態默數著,感受到後方逐漸逼近的隱隱殺意,影迅即評估著所處環境。

靜待中,影忽然想笑。

沒想到蟄伏了四年多來,他仍是拋棄不了時時警覺的心態,也割捨不下隨身的配給,刻骨的戰鬥本能亦被輕易挑起。

極輕的嘆息聲逸出,再睜眼的剎那,攻勢瞬時展開。

影先聲奪人的消逝於五人的眼界中,趁其不意,早以迅雷般地出現在五人後方,就著身體的滑動,影風馳電掣般地將「銀」揮舞而出。

目標消失?!

五名黑衣人驚覺之際,不約而同的呆愣了半秒,尚不及做出反應,銀芒如絲的殺機已然出現在眼前,饒是如此,五名黑衣人雖慢了先機,但仍是避了開;同時,風激電飛般的做出回應,數支十字弓箭急速破空而去。

影身如燕地輕蹎一名黑衣人肩頭,足躍上空側滾翻落,手中的「銀」亦在瞬間變招,借力彈開奪命而來弓箭,輕易避過。

屈身落地的當頭,影同五名黑衣人的第二波攻勢已再度展開。

燈光的照耀下,繚繞在影周身的細微銀光如蝶飛鳳舞般閃現;遊走間,「銀」輕捲而上,纏繞過右側緊靠過來的黑衣人,瞬息間………僅削落一手!?

沒能致命!!!!該死,他竟頓失準頭!!

思慮到錯失了殺著,卻不容多想片刻,敵人已然攻到,影立馬不停竭地接而突圍後方空隙。

拱背微屈腰,肩膀急速往後傾倒,在騰空時,兩臂側斜上舉將「銀」展至最大,幽森的銀芒如漩渦般分別朝右、前、左側的黑衣人襲去,後滾翻劈腿正踢後方黑衣人的腦勺,瞬間貼地翻身而起,不給其一絲機會,連續破開五人逼近而來的貼身攻擊戰術。

六人纏鬥中,銀光、箭影在街道內不停閃現。

突地一陣暈眩竄襲而上,讓影的出招緩了下來,五名黑衣人見狀不由一喜,急忙趁勢追擊,五把十字弓箭齊齊射向中心點,不由細想,影屈身急轉而退,迴避迎面而來的箭矢,但仍是被利箭劃破數道傷痕,頃刻間,影已落於下風。

怎麼回事?!

區區幾杯酒是不可能讓他醉倒的!

但現在這一波波侵蝕而上的暈厥又該如何解釋?

不明所以,影卻無法深深細想,眼前正處於刻不容緩之時,他不能有絲毫的遲滯。

躲避中,影故意讓箭矢射入左上臂膀,一陣刺痛襲骨,神志一清,影暫時恢復了原有的靈活動作,緊緊咬緊牙關,拼著一絲猶存的意識,「銀」再次施展,手腕急速翻飛旋轉,五指敏捷靈巧穿插勾勒,憑藉著身體深處的戰鬥本能,以電光石火的速度,迅捷的纏擾於黑衣人中,眨眼間,影脫身飛離之際,倏地縮勒手中的「銀」,身後頓然呈現六芒星陣絲圖,拇指輕繚一撥,瞬間綻放出令人眩目的幽幽寒光,剎時鮮血飛濺,而後,黑衣人碎裂掉落於地。

事隔四年「銀斷」終被再次施展出來。

收回了染血的武器「銀」,影支撐著愈漸昏沈的身體,轉身離開。

毫無預防地,一絲細微地破空聲迎面疾馳而來,讓人不及招架。

啪──

箭,沒入鎖骨;疼,竄息而上。

斗大的汗水從額上滾落,影不敢置信的瞪視著前方,那舉箭偷襲自已之人。

「是你!!!」影震驚的眼眸中盡是疑惑,但卻無法再說其它話語,便軟身倒地。

皎潔的月色透出,與路燈交相輝映下,映照出偷襲之人的臉孔──凱。

一絲幾不可聞的歎息逸出,凱看著眼前倒地昏迷──前蒼御門下冠絕一時的「闇影」,極盡複雜的眼中,驀地盪過寒光,隨即恢復自然,見他抱起影後,便行疾如飛的離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