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LOODY CITY
關於部落格
DOD PARK 專屬 .產品訊息&設定 BLOG
  • 41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Eye of Wyvem 第八話

 

 「妳會冷嗎?」

 龍與玩累的未來同坐在沙灘上,他瞇起了被強風吹得睜不開的眼,低頭笑著問。

 不知為什麼,每次龍這個瞇起了雙眼的表情,總是讓未來看的入神。

 寶藍色的雙瞳反映著天空的湛藍,那珣爛的光芒美麗得讓人無法將眼神移走。

 也許,這也是讓冴總是無法拒絕這個笑容的原因。


 「不冷。反而覺得很舒服。」

 好不容易從龍身上移開眼光,未來抬起頭,看看天空。

 「在我的家裡沒有這種風。只有一根根的電線跟藥劑。」

 似乎說到了內心深處最不快樂的事,女娃兒低下了頭,一向高傲的眼中露出從來未有的落寞。

 龍想開口問些什麼。

 思索了一會,他又將話吞下肚。龍脫下了外套,蓋在未來身上。

 「還是披著好了,要是感冒就糟了。」

  未來珍惜地緊抓著披在肩上的外套衣襟,她縮著身子,看了看身旁只穿著一件背心,露出了雙臂的龍。

 「仔細一看,你手上有許多的傷口。」

  龍聽了,順著未來的眼勢的瞧了瞧自己的雙臂。

 「這些是舊傷痕。我們這種人身上都會有一大堆的。」

 「打架受傷的嗎?」未來問。

 龍笑了笑。

 「嗯...算是吧。」

 「自己的身體,受傷時會有什麼感覺?」

 「什麼感覺...?很痛吧。」(當然只覺得痛了。)

 「會希望自己不要受傷嗎?」

 「嗯...那是當然。」

 未來想了一想,她又問道:

 「希望不要受傷,是因為那是你的身體嗎?」

 「那是當然的。雖然我也不希望任何人受傷。」龍耐性的答道。

 「如果身體不是你的,受傷也無所謂吧?」

 她淡淡的說。

 聽到這樣的話,龍訝異地回頭凝視未來。

 「哥哥就是這樣死去的...。」

 她就像隻沮喪地垂下耳朵的小貓。

 注視著她輕咬著自己的唇,欲言又止的神情。龍知道有些事,小女娃兒還不想說。

 一股溫和的推力,將未來輕輕推向龍的身旁。未來抬頭一看,那是龍有力的臂膀,正溫柔地抱著她。

 「我會很樂意傾聽的。直到妳想找個人說的時候。」龍低聲輕語。

 未來放鬆了全身,有些疲憊的她,慢慢地靠在龍的身上,靜靜地不說話。

 面對著大海,風緩緩地吹在各懷心事的兩個人身上。一天的紛擾,卻不知怎麼著越吹越散不去。

 


 就這樣直到太陽即將西落時,小女孩的肚子發出了咕噜聲。

 「房東先生,我們回去吧。我肚子好餓。」

 她站了起來,拉了拉龍的背心。

 「別以為這樣可以混過一餐唷,你可是收了我的伙食費...」

 不經意地,她看見龍胸膛因為領口拉扯而隱約露出的黑色紋身。

 以為自己看錯的她,訝異地拉開龍的衣服,直到龍的左邊胸膛完全地裸露出來。

 直見一只展翼舞爪的黑色的飛龍圖騰,低伏在龍的左胸。

 (黑...黑龍紋...。)

 未來差點沒跌坐下來,她目光呆滯地盯著那只紋身看。斗大的汗從她的額頭冒出。

 「嚇著妳了?對不起。」龍急忙地抱起未來。他感覺到未來的身體在顫抖。

 「這是我一出生就被紋上的。」龍解釋著。

 未來回神站定,雙眉微糾,她小手緊緊地抓著龍,似乎想告訴他些什麼。

 還未開口,龍的臉色卻突然一沉。

 感覺到身後的異樣氣息,以極快的速度,龍起身回旋向後一踢。

 不知何時出現在身後的灰衣人影,重重地吃了這意外的一擊,向後跌落在沙裡。

 他將受到驚嚇而不知所措的未來拉至自己身後,臉色肅穆的打量著地上身穿著灰衣的人。

 暗灰近黑,以方便行動為考量的連身衣裝,雙肘及其它多處綁著銀色的帶刺護甲,腰間繫著有著奇異圖騰的皮帶扣。仔細一看,便可發現那是四聖獸之玄武圖騰。

 「...你是北玄武院的人。」龍看著對方身上那久違且再熟悉不過的裝束。

 「我找到了...」對方以野獸般的眼神瞪著龍,冷冷地狂笑道:「...身上有著夜櫻家少主的印記的人!」

 聞語,龍輕輕鎖眉。對方的來意,龍已推測得出。

 「念在過去的主僕情誼,請你自己將『Pearl』交出來吧!」

 「做不到。」龍答。

 「那就恕我無禮了。」灰衣人一個箭步上前,用手肘的銀護甲往龍襲去。雖有一點不一樣,但其拳法皆是龍所熟悉的夜櫻本家的基本套路變化而出。他一邊不緩不徐的一一避開。一邊伺機準備壓制。

 灰衣人也知道這點攻擊奈何不了龍,嘴角卻仍保持著狂傲的笑容。

 「如果你以為這十七年,北玄武院還在練著這幾個小套路,就太天真了。」

 一個迴身,灰衣人變化拳路與速度,往龍的腹心擊去,意外的龍雖憑身體本能,勉強側身閃過,卻逃不過被護甲上的銳刺擦去腹上皮肉。

 龍踉蹌地退後好幾步,血跡滲上襯衫。奇異的劇痛從傷口漫延開來。

 (刺上有毒...。)

 不給龍喘息的時間,灰衣人再次攻來,龍糾著眉心,顧不得傷口架起守勢應戰。

 剛才那個突如其來的變招讓龍瞭解了,雖然北玄武院的擅長的武術套路已與十七年前不同。但對方也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

 對方依舊使用夜櫻本家的套路,似乎打算以臨時變化套路來讓龍無法預先考慮守勢。而出招也比剛才更加凌厲。忽地,他以常人不可能做到的一個跳起動作,迴身揮臂疾速直攻龍的上方腦門。

 「雖然你很自豪地說北玄武門套路早已與以前大不相同。」龍抬起頭,像是早就預料到對方的發招,伸手抓住灰衣人揮來的手臂沒有銀護甲的部位。

 「但是你們所謂的變化,也不過就是融入了你們所投靠的蒼御門中的幾個招式罷了!」

 反身一折,龍將灰衣人順勢翻肩重重地摔在地上,用力扭轉對方被挾住的手臂,骨頭隨之發出了清脆的斷裂聲。

 灰衣人被龍壓制在地,斷骨的疼痛難當,他萬萬不知道,龍這幾年,早已跟蒼御門的人交手不知多少次,應對蒼御門的拳法套路,早已是家常便飯。

 他抱定廢棄已被龍折斷的手臂的打算,勉強翻身還擊,龍見對方寧願斷臂也不願被俘,心中閃過一念之仁,及時放開了他的手臂而起身跳開。

 「不要再戰了,你放棄吧。」龍神色凝重地道。「你的手臂只有我才能接得回去,再戰下去,手就真的會廢了。」

 灰衣人冒著冷汗喘息著,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完全不在意自己的手臂被折斷。臉上仍維持著狂傲的笑容。

 「哼...!真不愧是擁有『Pearl』的人啊....。你讓我們越來越想得到它了。」

 了解自己並不是龍的對手,他退後了幾步。用眼角瞥了未來一眼,讓未來不禁打了個冷顫。

 灰衣人轉身飛奔離開,瞬間消失在龍與未來眼前。看來蒼御門拿手的輕功,北玄武門倒是完全傳承了。

 看著遠去的背影,龍一邊輕撫著傷口,一邊挽住因為害怕而緊抓著自己的未來。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