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LOODY CITY
關於部落格
DOD PARK 專屬 .產品訊息&設定 BLOG
  • 41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小劇場》 之 夜櫻家的平安夜。

 


          ──第一幕──

 「聽著,我今天有很多重要的報告要交,平常怎麼鬧我不管妳,只有今天絕對不准妳吵鬧。」

 冴在進房間之前,對未來說了這句話。

 「本姑娘是你管得著的嗎?哼!這裡現在也是我的家呢!」女娃兒不甘示弱答道。

 「啊哈哈...,我們會小聲一點的。」龍打著圓場。「你就專心地寫報告吧。」

 瞥了未來一眼,冴臉色肅穆的進了房間,關上房門。


 「哼!」

 未來對著房門吐舌頭。

 「今晚是平安夜,我來弄點吃的吧。」

 龍捲起袖子,走進廚房,套上圍裙。

 「我要喝甜湯!」

 「好!好!」

 

 叮咚──

 門鈴聲響起。

 「我去開門。」未來喊著。

 拉開了門。

 「啊...,聖羅阿婆!」

 「什麼阿婆!要叫姐姐!」門外的聖羅叉著腰不悅地說,走了進來。

 「冴呢?」一年一度的平安夜,她打算跟冴出去走走。

 「他今天有幾個報告要做,現在正在房間打報告。」龍在廚房笑著說。

 「那麼我就在這兒跟你們一起過平安夜好了,反正我也沒別的地方可以去。」聖羅坐到沙發上。

 「醫院不忙嗎?」

 「忙死了,十幾個手術擠在今天要做。」

 她撩著頭髮。

 「不過我不想去。」

 (...妳這是醫生該有的態度嗎?) 未來想著。

 「龍,你在煮什麼?」聖羅湊進廚房看。

 「甜湯。」

 「整鍋都是甜的?」聖羅道。「這可不行,會弄壞身體的。站在醫生的角度我絕對禁止你們喝這麼甜的湯!」

 聖羅反手將整鍋快完成的湯倒掉。

 「臭老太婆!妳幹什麼啦!!」未來見湯被倒掉,大聲哭喊著。「那是人家要喝的湯啦!」

 「妳這麼小,不可以老是吃這麼甜的東西!牙齒會壞掉的!」聖羅嚴肅地叉著腰說。

 「我要甜湯!我要甜湯!我要甜湯!」

 女娃兒任性地哭喊著,聲音越發地大聲。

 「我警告過妳不准吵鬧的!」冴從房間走出來,生氣地說道。

 聖羅回頭看向冴,擺出了無奈的表情。冴見狀,直覺認為又是未來在造次。小女孩的任性,是兩個人十分清楚的。

 「不要哭了,我再給妳煮一鍋吧。」龍低下身子,一邊替女娃兒擦乾眼淚一邊安慰著。

 聞語,未來才不再哭泣。噪音停止,冴臉色不悅地轉身回房。

 「今天是小孩子的節日,就順著她一天吧。」龍對聖羅說道。

 「你寵她可不是只有聖誕節。」聖羅坳不過龍的說情。轉身走出廚房。

 看著怒視著自己的小女孩。

 「妳這麼任性,聖誕老公公是不會送妳禮物的!」聖羅道。

 未來對聖羅扮了個鬼臉。

 「妳都幾歲了,竟然還相信有聖誕老公公。真是幼稚。」

 (這個小鬼...真的很討人厭!) 聖羅怒想。

 

 

 


          ──第二幕──

 叮咚──

 門鈴聲再次響起。

 「我去開門。」未來喊著。

 拉開了門。

 「啊...,小黑叔叔!」

 「小...小黑?」帝詫異地說,走了進來。

 「龍呢?」

 「今天是平安夜,他在廚房準備晚餐。」聖羅說。

 「那麼我就在這兒跟你們一起過平安夜好了,反正我也沒別的地方可以去。」帝坐到沙發上。

 「軍部不忙嗎?」龍見帝進屋,一邊攪拌著湯一邊問。

 「好幾個軍事會議擠在今天要開。」

 他撩著頭髮。

 「不過我不想去。」

 (...兄妹全都一個樣!) 未來想著。

 「龍,你在煮什麼?」帝湊進廚房看。

 「甜湯。」龍苦笑道。

 「甜湯?」

 帝端詳了一下,他反手將整鍋快完成的湯又倒掉。

 「你幹什麼!」龍訝異地問。

 「我喜歡鹹湯,煮鹹的吧!」率性地說完,他轉身走出廚房。

 (你...)

 龍啞然地看著流理台裡那灘冒著熱煙的湯水。

 「嗚....」暴風雨的前奏又在飯廳前響起。龍急忙回頭一看,小女娃站在廚房門前,糾結著雙眉,正準備放聲大哭。

 「未來...」「嗚哇哇哇哇哇...!!!!!」來不及阻止,女娃兒淒厲的哭聲又響徹夜櫻家。淚水像斷了旋鎖的水龍頭流瀉不止。

 「龍,她好吵,別讓她哭好不好。」帝坐在沙發上看著報紙,不悅地對龍說道。

 (...讓她哭成這樣的人不就是你嗎?)

 龍無力地上前想再安慰小女孩,。

 「妳真要無視我的警告麼!」冴再次從房間走出來,更加生氣地說道。

 看著帝對未來的哭聲感到不耐的表情。冴再次直覺又是未來在耍小孩子脾氣。

 龍想再煮一鍋,可是冰箱卻已經沒有材料了。

 「不要哭了,我帶妳出去買草莓派吧。」龍低下身子,一邊替女娃兒擦乾眼淚一邊安慰著。

 聽到草莓派,未來停下淚水,臉上隨即露出了甜美的微笑。看著那說哭就哭,說笑就笑的女娃兒,龍頓時覺得自己老了好幾歲。

 冴再次轉身回房,這次關門的聲音比前兩次大得多。

 「冴最近是不是精神太緊張了?」帝一邊喝著自己倒的茶,一邊看著報紙說。

 「有這麼不懂事的家人們,他也是很辛苦的呢。」聖羅一邊轉著電視,一邊答道。

 


          ──第三幕──

 「好棒!這耶誕晚餐還真是不錯。」聖羅驚訝地看著飯桌上滿滿的飯菜,桌子中心甚至還有一盤全隻火雞。

 龍笑而不答,原本他只打算弄一些可以滿足未來的餐點。突然家中多了兩個客人,龍只好弄得比平常更加地豐盛。

 未來則是死盯著桌上其中一盤不請自來的蘋果派,為此她甚至挑了一個離它最近的位子而坐。

 四人圍繞著飯桌,吃的津津有味。

 「冴不出來吃嗎?」從龍身後發出了一陣男聲。

 「我等等會替他留一份飯菜。」龍笑道。「現在可不能打擾他。」

 ...不對?剛剛說話的是誰?

 龍回頭一看。

 「影,你從哪裡進來的。」

 眾人訝異地看著不知何時就站在龍身旁的影。

 「不就是從平常的那裡進來的。」影笑著說。

 「原來是那裡嗎?」龍恍然大悟地說。

 「就是那裡。」

 (到底是哪裡啊...。) 聽著兩人只有自己聽得懂的對話,未來想著。


 「難得今天大家聚在一起,等等吃飽了來玩點遊戲吧。」聖羅說。

 「可以是可以,不過不能太過吵鬧喔。」

 「那要玩什麼呢?」

 「這個嘛...。」一片沉默。

 「來玩射飛標好了。」聖羅說。

 「唔...是很有趣,不過我們家沒有飛鏢器材...,得去外面買。」

 「今天是平安夜,外面現在也沒有店家開著吧。」未來說。

 「不要緊,我有帶。」聖羅從懷中取出整把的手術刀。銳利的刀鋒光芒映射在她甜美的笑容上。

 「我來射,你們當靶。」她興致勃勃地說。「以我的技術,你們就算被射中,也會很安靜的死去,保證不會吵到冴。」

 「...可不可以玩一點正常的遊戲。」龍道。


 「真是沒辦法。」帝插話。

 「那就來玩我們軍中最流行的團康活動吧。」

 「軍中的團康活動?營火遊戲之類的嗎?」

 「不。」帝拿出腰間的左輪,俐落地打開彈輪撤出五顆子彈,合起放在桌上。

 「俄羅斯輪盤...。」

 「...這是你們軍方老是缺人手的原因吧。」龍道。

 「不過無論如何,我還是想玩一點看得到明天太陽的遊戲。」

 「玩枕頭戰吧!」未來吃光了桌上的蘋果派,滿足地舔了舔嘴說。

 大家回頭看向女娃兒,臉上儘是訝異跟不以為然。

 「那是妳們小鬼在玩的遊戲。」聖羅說。

 「我覺得未來的提議也很有趣啊。」影沉沉地笑著。一副湊熱鬧、不負責任的笑容。

 「我一個上校每天日理萬機,翹班在這邊跟妳一個小鬼頭玩枕頭戰?」帝說。

 「未來,這個遊戲會吵到冴的。不能在這個時候玩。」龍說。

 小女娃越聽臉越通紅。

 「我覺得還是玩射飛標好了。」

 「我們才不想被射!」

 「俄羅斯輪盤才有趣。」

 「只有你才會覺得有趣!」

 「枕頭戰!人家想打枕頭戰!」

 「誰要玩這種小孩子的遊戲啊。」

 「枕頭戰也很有趣啊,呵呵呵...。」

 大家左一句,右一句,聲音逐漸大了起來

 「那個...你們不要這麼大聲,會吵到冴的...」龍無奈地說,可是完全不起任何制止作用。

 「照妳這麼說妳的遊戲就不幼稚了?只有妳在射人有什麼好玩的!」「俄羅斯輪盤只有砰的一聲就結束了,根本沒有娛樂作用!」「那也比在妳的手術刀下存活的機率高。」「你說什麼!」

 聖羅將放在桌上的整把手術刀抓起疾射而出,帝神速地舉起桌上的槍,將迎面而來的刀子射飛。影也一邊笑著一邊及時地抱起了未來跳開。龍則是沒預料到聖羅會突然抓起狂,為了躲突然朝自己飛來的手術刀而向後跌落椅子。

 刀子打壞了桌燈、相框、花瓶。分別深深地插入了牆、天花板、桌子、沙發。

 從懷中再次掏出不知道還藏了多少隻的手術刀,聖羅見人就射。帝也將子彈裝回左輪不停地反擊,影則抱著未來,揮舞著銀,不停地拋起每個在身旁的傢俱來阻檔飛來的手術刀與子彈。嘴角仍是「覺得很有趣」的微笑。

 「快...快住手!」龍跌坐在翻倒的椅子旁,微弱的說話聲被破裂聲、槍聲、重物跌落聲、叫罵聲掩蓋住,根本沒人聽進耳裡。

 突然,冴的房門開了,門內竄冒著詭異的冰冷氣息。

 「不...不會吧...」龍心中升起非常大的不安。

 果然如他所料,從走中出的,是手中拿著獄靈門的「刃」。

 

 三加一的混戰下,冴的報告到最後還是沒有做完。
(因為等他回過神來,已經是隔天中午了。)

 而欲哭無淚的龍,也度過了一個非常、非常、非常、不平安的平安夜。

 

 


THE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