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LOODY CITY
關於部落格
DOD PARK 專屬 .產品訊息&設定 BLOG
  • 41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Eye of Wyvem 第五話




 受不了自己辦公室中煩悶的空氣,身穿著黑色軍服的男人打開了房間唯一的一扇窗。

 微風從窗外飄進,將男人的烏黑的長髮輕輕吹起,來回輕拂著肩上的金色上校軍徽。

 如鷹般銳利紅色的眼瞳直視著窗外早看膩的風景。忽地,伴隨一陣在總部甚是稀罕的激烈引擎聲而快速移動的物體,吸引了他的目光。

 直見一台紅色的重型機車急速往本部駛來,而車上的騎士,則是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臉孔。

 輕輕地嘆了口氣,男人轉身將窗再次關起。

 


 「黑羽上校,SPIA派來的特警在外面要見您。」

 「請他進來。」

 跟隨在通報而來上士官身後的特警,聞聲輕輕步入辦公室。臉上表情,帶了點無奈的感覺。

 兩人互視不語,直到上士官關上門離去。

 「『看來你們SPIA最近很缺人手,所以每次派來的都是同一個人。』按照慣例,你應該又要這麼說了吧?黑羽 帝上校。」身穿黑夾克的特警──龍,摸了摸鼻子苦笑道。

 「按照慣例我的確是會這麼說。龍。」帝拉開自己的辦公椅,坐了下來。「不過這次,我確實希望來的人是你。」

 「你是要跟我討過年時玩牌欠你的錢?」龍抓了抓頭,也坐了下來,但內心已經開始盤算著該如何遁逃。

 「如果是要討債,找你不如直接找冴討還來得快些。笨蛋!」他拿了一疊文件,放在龍的面前。

 「這個月,我軍方有十三名的搏擊教練,陸續受到襲擊。」

 見帝導入正題,龍只好乖乖坐正,將面前的文件翻開。

 每一頁寫著每個人的資料與被襲擊經過內容。並附上了每個人的照片。

 「這些人的自由搏擊能力都在A段以上,而且都曾經長期待過特種部隊,都具備了相當的實戰經驗。」

 「每個人在遭到襲擊後,都是傷重暈倒或死亡在現場,被發現時上衣有著被利刃割開的痕跡?」

 「是的...。」

 「你希望由警方來找出兇手?」龍抬起頭,不解地問。他不認為以這個認識多年的上校老友的個性,會有須要警察來插手幫忙的時候。

 「不...兇手已經死了。」帝輕飲了一口微涼的茶説道。

 「前天下午五點四十三分,兇手在襲擊編號十三號案件的受害者時,被我剛好撞見並射殺,命中心臟當場死亡。」

 「喂!慢著...,...你殺了他!?」龍詫異地睜大了眼。只見帝面色不改,輕輕的聳了聳肩。

 「本能反應。」

  龍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軍人的工作就是殺敵,不像你們警察老是想抓活口。」 帝不假思索地回答,一切就像是如此的理所當然。

 聽到如此斬釘截鐵的見解,龍無奈地笑了。

 是啊,這麼多年,自己也很清楚面前的男人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我突然覺得認識你五年至今仍能活著,委實是個奇蹟。」

 一邊為自己的生還感到慶幸,龍也一邊提出了自己的不解。

 「那麼你叫我來做甚麼?」

 「你沒發覺到嗎?」帝取回龍手上的文件,拆開訂書針,將所有的紙張一字排開。

 「一年前你曾被派來軍部擔任臨時的軍事搏擊總指導員,訓練四十名B段學員在一個月內晉升A段。」他指著每個受害者資料的經歷欄。「而這十三名受害者,當時全都是你的學員!」

  龍這才回想起,一年前,確實曾經協助軍方指導過四十名軍事總部所挑出的菁英。

  當時由於與蒼御門的戰役損失太多軍事人才,軍部開始積極地培養後起新秀,以恢復戰力。而要求龍在短短一個月內,將四十名菁英學員訓練成具有教練資格的A段武術水準。以供派遣到各分軍部做為師資。

 「被襲擊的人全都曾經過你的指導、被襲擊時上衣全都被割開。」帝站了起來,他嚴肅地說:「不須要活擒兇手,事情一切也都很明顯可見。」

  看著龍,他做出了總結。

 「他們在尋找十七年前消失的夜櫻家後裔,胸口有黑龍紋的男人。」

  聽了這句話,龍愣了一下,隨之低下頭不說話。

 短短的幾秒間,他彷彿又再一次作了十七年前的惡夢。名為『絕望』的惡夢。

 在那晚,強盛而寧靜平和的夜櫻府宅,被蒼御門,以及轉向投靠蒼御門的東南西北四大護院反叛圍剿,龍的父母被殺、爺爺在為了不讓叛徒得逞,親手燒毀夜櫻家珍藏所有武術精隨的書庫──「珍珠閣」後隨之葬身火海。弟弟「刃」以及妹妹「冴」,也在這場浩劫中與龍失散,下落不明。夜櫻千頃的府宅,在一夜之間付之一炬而滅門。

 雖然在兩年前,被蒼御門擄走的刃與冴在「歸合」後,總算回到了龍的身邊。但這場浩劫,即使龍個性樂天,卻仍在他心中如一根硬刺般不時作痛。

 「請SPIA來偵辦只是表面手續。」

 查覺到龍隱隱糾起的雙眉,帝只得用言語打斷龍那不斷折磨著自己的思緒。

 「我的目的是希望你能夠小心一點。十七年前背叛了夜櫻本家而投靠蒼御門的四院,他們要找的人,就是蒼御門要找的人。以蒼御門的情報網,必定很快就會找到你。今後你的麻煩也許會接踵而至。」

  抬起頭,龍收起了像風箏般放得老遠的思緒。一如往常的微笑,現在卻帶著幾分苦澀。

 「我會小心的,謝謝你。」

 心存感謝,也不由得佩服著老友的深思熟慮。他站起身,告別離開。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