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LOODY CITY
關於部落格
DOD PARK 專屬 .產品訊息&設定 BLOG
  • 41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Sunset on the Road - Chapter 19

 

接替下了洛凱哥尋找龍哥的工作,結城遙步履輕快的穿梭在SPIA大樓中。

搭著電梯往下,雖說猜測龍哥或許會和小香在一處訓練。但等她來到了重力訓練室時,只見自已的妹妹──結城香──正勤奮不懈地持著肘拐與虛擬投影奮戰著,卻不見龍哥的身影。

輕皺了下眉頭,結城遙略顯吃力的抬手,在控制盤上按下停止鍵,然後出聲叫喚自已的妹妹。

「怎麼了,姊?」待虛擬投影消失,結城香幾個跳步,便躍至結城遙身前。

「龍哥沒和你一起?」結城遙才問著心中疑問,卻見妹妹一臉促狹神色的看著自已,手不由地拍上了她的腦袋。

「好痛!」結城香哎叫了一聲,卻不見她臉上真有痛的表情出現。

「別鬧了,和你說認真的。龍哥呢?」結城遙無奈地睨了妹妹一眼,繼續問著。

「剛走,怎了?」見姊姊一副認真模樣,似乎真有什麼重大事,結城香收起了嘻笑。

「唔,SACA.千代宮部長有找事他,在CID遇到洛凱哥時,他拜託我幫忙。」結城遙說出來此行目的的理由。

「怎麼不用MAIC找?哦、我知道了……」嘻笑面容維持尚不超過幾秒,在聽完姊姊的說明後,臉上頓時曖昧地笑開,順便不忘用手肘推了推姊姊。

見妹妹未完的話語中,隱含著『自家姊妹不用多說,我了解!』的神情,氣得結城遙再敲了妹妹額頭一記。

「你知道什麼,真是!你又不是不知道龍哥不愛高端科技產品,你覺得用MAIC可以找得到他嗎?如果可以,你想洛凱哥為何還要親自走動尋找,還有我為什麼要出現在這裡?!每次和你說正經事,你卻總是……」

「知道、知道!姊,形象,溫柔婉約,OK!」結城香眼瞅著姊姊話語有止不住的形勢,不禁趕忙阻止她尚未說出口的話。心中卻是奇怪,為什麼姊姊在人前那一副溫柔婉約、清麗可人的形象,每到了她跟前就總是破功!

不過,心中的這些想法,她也只能想想,不敢真的在她姊面前提出,不然她可沒好日子過了。

還真是應了那句話──女人是善變的!

呃!貌似她自已也是屬於這個範疇……嘖!算了,不想了。

結城香神遊了一陣,回神見姊姊的情緒早已平復了,而現在那雙漂亮有神的眼眸正直瞪著她不說話。她急忙一臉陪笑著挨到姊姊身旁,勾挽起她的手,膩在她身上撒起嬌來。

「姊,別不說話呀!龍哥有跟我說他要回家一趟,而只要離開總部就得隨身攜帶MAIC,所以姊你直接用MAIC和他聯繫吧!還有你看……」結城香低低柔柔的說出龍哥離開前所告知他的去向,然後在心中鄙視自已的善變。

瞧妹妹眨巴著靈活大眼,一臉可憐無辜的模樣,企圖徵求她的同情,結城遙不由地「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伸手戳了戳妹妹的額頭,開口:「好了!還不知道你嗎?」

「嘻嘻,姊最好了!不過,姊你真的沒有私心嗎?」甩不脫好奇心,結城香一臉嘻笑的按著姊姊的胸口問著。

給了她一個白眼,結城遙輕拍了拍她的頭,說著:「嘖嘖!這腦袋中都裝著什麼呢?別瞎想了,我先回去了。你呢?」

「繼續訓練,今天的進度還沒達到。」笑笑地吐吐舌頭,結城香也不說破姊姊的心思。

「嗯,你加油吧!」

 

轉身離開了重力訓練室,結城遙拿出了MAIC給龍哥留了短訊。

邊走,腦海中卻不停地回盪著妹妹的最後的問話。

對於此行的目的沒有找到龍哥,雖然在心中存著一絲失望,但這份失望中,真是只是因為單純找不到人而引起的嗎?難道她就沒有別的私心?

可想而知,答案是否定的。

畢竟,她和龍哥分屬不同部門,平時能遇上的日子本就不多。加上沒什麼特別的事情,她也不會主動去龍哥住處叨擾。

如此,彼此間能見面的次數,就不多了!所以,她才一口就應下幫忙洛凱哥找人的任務。這樣一來,她便能再多見龍哥一眼,只是單純的傳遞訊息的一眼,也好。

雖然她口頭上不曾說破,但是就連妹妹都知道了她的心思,那麼龍哥又怎麼可能不知道呢?

是龍哥不想正視她的這份感情嗎?

還是只是不敢?

沒有說出口,誰都不會知道事情會如何發展?

但是每次看著在龍哥的眼中的她,何嘗不清楚她的地位只是單純的妹妹角色,就和小香一樣。

她,又如何能說得出口?!

對她而言,龍哥不再是哥哥!

或許,在最初龍哥找到她和小香時,她曾將龍哥當成了最親近的親人。

相處在一起的幾年裡,她和小香無不時時依賴著龍哥。畢竟龍哥在最為落魄的時候,尋找到她們,接濟她們,給了她們一個能住人的家,手把手的教導知識、學習功夫,甚至在長大後,引薦她們到SPIA中訓練、栽培,龍哥的一切一切,有形或無形的付出,無不讓她和妹妹兩人感到感激。

只是最後,當女孩慢慢的朝著女人的方向成長,她心中的情感也逐漸的轉換變質,等到她明白時,她再也無法將龍哥當成親人了。

細細地尋思著她心中感情變質的時間點,或許是她在十歲時,清楚地見到龍哥認真哭泣的樣子,那樣地痛苦而壓抑,眼淚卻又似決堤的大水般不停流淌,彷彿欲將一生的眼淚在這一刻流盡般,撕心裂肺,卻無聲。

靜靜地佇立在角落邊的她,突然想起了舊往的夜裡,曾不只一次的看見過龍哥隱藏在眼眸極深處的殤慟。小時候因為不喜歡龍哥的這副模樣,所以每回夜深人靜時,她總是吵鬧著龍哥帶她去廁所,就是不想看到龍哥的眼底藏有其它情緒。

直到那個晚上看到這一幕,她停下了每次打擾龍哥的步伐,不敢向前,也不敢出聲,只是暗中的躲在一旁,不自覺得跟著流下了淚水,彷彿如此就可以減輕龍哥的痛苦一樣,也從那刻起,心中似乎有著什麼東西萌生了……

搖了搖頭,拉回飄遠的思緒,結城遙在心底嘆氣,驅散萎靡的心情。

踏進了CID大廳,便見著洛凱哥迎面走來。

結城遙帶著歉意朝他笑了笑,開口:「洛凱哥,辜負你的期望了,我沒找到龍哥,不過我留了短訊給他。」

聽到結城遙的話,洛凱不由地挑眉,「他不在SPIA。」

「嗯。」見洛凱哥肯定的語氣說出龍哥的行為模式,結城遙想著,唇角便不自覺得往上揚。

「我知道了,結城小姐,謝謝你的幫忙。」洛凱笑著答謝對方。

「洛凱哥,我已經說過好幾次了,你和龍哥是搭擋,就和龍哥一樣叫我『遙』就好,不要這麼生疏、客氣!」

結城遙清柔悅耳的嗓音向眼前的人述說著口中唯一的不滿。但在見到了洛凱哥臉上揉合著客氣中略微為難的模樣,結城遙神色一變,粉櫻色的唇向上輕揚,搭襯在白晰麗緻的臉蛋上,彎似新月的秀眉下,靈活明亮的大眼閃耀著惡作劇般的笑意,剎時好不動人。

看著結城遙頑皮的模樣,洛凱淡淡笑開。

心中卻是想著,結城遙的出現,根本不會造成計畫上的影響,甚或出現任何變數。

他是不是太過小心結城遙和龍彼此間的關係呢?!

即使身著SPIA的制服看似成熟,腳踩屬於女人的高跟鞋猶生嬌媚,但不論怎麼說,他到底仍是忽略了結城遙只是個半大不小的女孩,或者說是……一個十六歲的少女。

想著,洛凱唇角笑容的弧度又深了幾許,探手揉亂結城遙那頭柔亮的烏絲,說著:「知道,結城小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