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LOODY CITY
關於部落格
DOD PARK 專屬 .產品訊息&設定 BLOG
  • 41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Sunset on the Road - Chapter 18

 

退出了囚禁小風的房間,蒼御炎腳步不停歇地轉身前往另一個地方。

還未開啟特殊晶控的磁浮門閥,裏頭便隱約傳出了打鬥聲響。

不意外地,蒼御炎在門閥開啟後,看見被節節逼退至角落的勿衍,渾身狠狽。自他踏進屋子後,那個與勿衍交手之人,似乎沒有理他打算,仍兀自地攻擊著屬於他的獵物。

冰冷、毫無生氣的眼眸,只知噬血的神情,蒼御炎看著那名漠視他的人,微撇了下唇角……這傢伙果然沒那麼容易死!

本來,以勿衍的能力來說,已算可以擠得進排名前十的頂級殺手了。但是如此看來,勿衍在對上了那由蒼御門所專門培養出來的殺戮機器時,身手顯然仍是差上了許多。

殺戮人偶,蒼御門「幻線」之首的戰爭機器──闇.影──計畫中,他果然還是不可或缺的環節之一。

為了即將開場的戲幕,他需要影來壓制另一名同樣為蒼御門專司殺戮的戰鬥人偶──「崩面」之首的狂.刃。

只是不知他們二人,孰強孰弱?

依稀記得這兩人每每在對上時,總沒一次分出勝負。

真是不明白,父親為什麼老是喜歡養虎為患?竟將蒼御門不傳之秘的武技,傳給了不相干的人?!

父親死後,「崩面」,夜還可以控制在手中。但是影的存在,卻實實在在地威脅了夜的生存。哦,對了!貌似他自已也佔了一個「虛點」之首──冥.炎的殺戮別稱。

畢竟在蒼御門中,也只存在著三名具有別稱的戰爭殺戮人偶,而這個特殊地位卻是夜一生無法觸及的。

或許,這就是夜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將他和影趕盡殺絕的理由吧!

停止了繼續做壁上觀的打算,蒼御炎終於動手解救他的手下。

「勿衍退下。」冰冷口吻,蒼御炎的命令無形中帶著屬於上位者不容拒絕的霸氣。

接著,掩藏在指中許久的淼剡針電射而出,無縫隙的盡朝著影團團撲去。蒼御炎知道他有能力躲過,所以並沒有特別手下留情。

果然,只見他身形靈巧的往左右快速輕移了幾下,雙手揮舞著「銀」,空氣中,可以輕易地察覺到氣流的波動,接著,只見淼剡針在瞬間微不可微的停頓了半秒,影已藉此機俐落的朝後翻個圈子,停手了。

淼剡針根本無法損傷他分毫。沒有再繼續追擊,蒼御炎只是靜待著他回神。

眉宇輕揚,蒼御炎低不可聞的笑看著從那該是死水般無任何情緒波動的綠色瞳眸中,這會兒竟然透射出強烈的不滿。

「怎麼,打不過癮?」

「……」沒有回應,影只是冷然地盯著蒼御炎。

雖然,眼前的蒼御炎有了些變化,但這卻絲毫不影響他的判斷。眉尾微不可察的上挑半分,似在向對方詢問今日之事的緣由。

「你的情緒變化豐富多了!」見著影的神情變化,蒼御炎的語氣中帶著三分感概,七分嘲笑,「變得不太像以前的你。」

嫌惡似地睨了蒼御炎一眼,影收回了目光,但仍是沉默無語。

不再贅言,蒼御炎左右看了看幾近半毀的房間,發現沒有可以坐下來商談之處時,轉身朝著門口走出,離去前不忘以眼神示意著影跟上。

靜默地走在長廊通道上,兩人似乎誰也不願先開口。

身後不遠處,似乎是炎的保鏣,勿衍,跟綴著。

一路上行來,沒見著半個人,只有在瑩白通道的壁面上方,每隔十呎就有一攝像機在無聲運作著,雖目不斜視,但影仍是默默地觀察著這一切。

似乎是到達了目的地,看著炎抬起右手,張開修長的五指貼合在壁面上,一片藍光閃過後,就見一個方形似鍵盤般的光紋浮現。沒看清楚炎在上方輸入了什麼指令,一陣低不可聞的機械運轉聲揚起,接著那原本瑩白如玉般的壁面,滑開了一道缺口……或者該說是門,足以讓三人通過的門。

率先舉步踏入,沒有理會炎略帶訝異的目光,影找到了一張看起來顯得舒適的長型沙發,逕自坐倚了上去。

感覺不知經過了幾場連續高強度的打鬥消耗,影可以明顯得察覺到身體上和精神上的萎靡。雖然身上所帶著多處傷口,正以不可見的速度快速癒合;但是,從傷處就可以得知他所體內所失去的鮮血,一定比以往要來得多上許多,而這,卻不是一時可以補充的回來。

肩上臨頸動脈處的撕裂傷,穿透過胸、腹間的致命刀傷,就不細說其它各處或大或小,但卻深不致命的傷痕了。

到底是什麼原因,他竟然會讓自已處於如此危險之境而不自知?

存著一絲疑惑,影將眼神落到對面的炎身上。

聳了聳肩,炎並不打算囉嗦地去向影解釋他的疑問。畢竟,影已經是第二度食用「空蒺」和「靈薊」了。

這兩種完全背道而馳的劇毒,雖可以在第一時間暫停本該消逝的生命力,並在第一次甦醒後,由腦神經誘發體內序列基因自動自發的修補著受損的經脈、傷處;然而,一旦在真正清醒過來後,會衍生什麼樣的後遺症,沒人可以說的清楚。再說,蒼御門中卻從沒人像影這般,可如此奢侈地連續服用兩次而沒有毒發身亡!

畢竟,如此巧奪神工、奪天續命的變化,也是當初創造出這兩款毒劑之人所料想不到。

只當時,父親為了年幼的影,才不得不出此下策,先讓影服下「空蒺」後,再回到蒼御門中想辦法讓他的生命得以延續。

之後,在影真正的清醒過來後,他幾乎成為了一個沒有任何靈魂附體的人型娃娃。

是的,幾乎!

所以,見到當時的父親幾近後悔的神態,他卻不置可否的認為,影的生命還真是足夠堅韌,如此絕境下,竟然仍存活!

而且,在之後的歲月中,還愈變愈強,儼然已可以和他戰成平手,而不致落敗。

想起父親最初的原意,或許當時只想認回影,讓他回到蒼御門中生活,又或許會讓他成長之後,親自手刃、解決他母親的私仇;然而,卻不是像現在這般,意外地將一個無自主意識的無靈娃娃培養成為一名頂級暗鬥界殺手。

不知是從哪時起,影的面容上,漸漸地出現了情緒。

嗯……似乎是小風五歲時,不知從哪兒纏上影,卻沒有被幹掉的那時開始吧!

拉回了神思,炎微微偏了下臉,避過了貼著耳緣擦過,釘上後牆上的淼剡針。

「這麼沒耐性,似乎不是你了!」炎開口說著。

「到底怎麼回事?」影清冷的話語中,帶著不可明言的殺氣。言下之意,除了有著之前的疑惑外,還有對於他為何身處於此的不滿。

「先說說你還記得什麼吧!」這麼問,只是炎很好奇現在的影竟然還保留著記憶、情緒。

皺了皺眉,影只略一思考後,說道:「你應承過父親,不會追究我……」

眼光飄了炎一眼,見對方仍沒打算開口,影也停頓下來。

他沒麼那好心,讓該是敵人的炎,知道他現在的身體及精神狀態。

更何況,對於目前的他來說,只要有一點小狀況疏忽了,結果,可能就是他自取滅亡的局面。

「我是答應過。」輕點著頭,炎就著影的話題接下,但卻不直接說明現在的情形。

影瞪視著炎一臉淡然無謂的神態,怒意瞬間橫衝而上。

話語,不加思索便脫口而出:「那麼你現在的行為又做何解釋?我逃離開才不過幾天,你便追著來了!別說,我身上的這些傷口不是你派人擊殺所造成的,而是因為我自已貪險跑去跳崖撞碎若干大石,然後命大插在樹枝上,才驚險的撿回一命不成……這樣的謊言,我根本不信!」

「你的想像空間,愈來愈精彩了,影。」聽著影的分析辨解,炎不由低地笑出聲。

心中,雖然懷疑過不知是否又是那兩顆膠囊在作祟,才導致現在影的言行遽變;但是語氣上,炎卻不自覺地帶著調侃,「怎麼我不知道,原來你的個性是這樣?」

同時,炎冷冽的藍瞳中,瞬閃而過幾絲毫芒……四年前嗎?

也好,省得他再浪費唇舌。

「哼!」似乎是意識到情緒有些失控,影只是輕哼了聲後,轉頭不再搭理。

「影,我不想多說廢話!」主動開了話頭,炎等著影回轉心神。

輕揚著眉,影回頭迎視著炎的目光。綠眸中,有著藏不住的嘲諷之色。

「可以,一條命。」一貫清冷的話語,此刻,影已然恢復殺手的本質。

你擁有多少價碼,代表著你能驅使殺手能為你完成多少事。

不可否認,此時的炎確實擁有著驅使他的能力──他的性命。

即便是最初他並沒有要求炎來救他,但一條命,欠下了就是欠下了,沒有什麼轉圜的餘地可以商榷。

這時,卻成為了炎手上所握的最大籌碼。

「好!」爽快的答應,炎也不多說廢話,直切重心:「我要蒼御門。」

一絲驚訝從影的眼底溜過,立即被炎補捉到。

「忘了告訴你,現在距離你腦海中的記憶,已過了四年多!」微聳著肩,終於,炎將最早之前的答案托出。

見影的眸色暗下,炎不理會他目前的想法,逕自起身說著:「走吧,派給你的人要來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