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LOODY CITY
關於部落格
DOD PARK 專屬 .產品訊息&設定 BLOG
  • 41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Sunset on the Road - Chapter 17

 

「磅」地輕響,蘭越翠皺眉看著眼前那隻毫不客氣的手,在電梯門關闔前伸了進來,讓電梯因受阻而自動打了開。

接著,就見黑羽帝完全不顧他人意願而強行進入電梯空間,分神不過半秒,蘭越翠在電梯又快關起前出手隔擋,再度阻止了電梯門關閉。

「貌似還有其他電梯吧?」蘭越翠不悅的瞪著那名不速之客,冷下的話語溫度不同於方才的交談口吻。

聽見蘭越翠言下之意的拒絕同乘態度,黑羽帝無所謂的聳肩說著:「懶得等,如果有意見,你可以搭下一班。」

開口,便是鳩佔鵲巢的姿態,黑羽帝睨眼看了蘭越翠一眼,轉身背過對方動手輸入陸軍司令專用樓層B8R。

「哼!」不再搭理,蘭越翠鬆開了手,讓隔擋的梯門關上。

兩人原本就不是多話之人,在無意義的競爭話語結束後,電梯中不時地傳遞著讓人沉悶的靜默。

不久,B6司令部樓層燈號亮起,空靈地電梯聲打破了一室窒悶,蘭越翠邁步跨出和原先進來電梯相反方向的出口。

門外,早有兩名空軍下屬等候許久。

見著蘭越翠的離開,黑羽帝的眼神只略微掃過後,垂下。

電梯空間淨空了,黑羽帝立即甩開了在人前所刻意保持的軍人形象。鬆開了軍領立釦,頹靡而毫無站姿的靠倚在由軍部不知哪位天才所設計出來的四環型電梯門上,特殊的出入口設計,分別代表著軍部裡共通樓層與不同軍屬樓層的出入口。

雖說虹瞳指紋鎖密晶卡可以最大的保障了各軍的獨立與機密傳遞,但若真想侵入不同屬軍樓層,這樣的設計根本什麼也防止不了。

對於空軍近日來的頻頻動作,他沒有莫大興趣。

 

「蘭越上校,那個人醒了。」走在蘭越翠身邊的直系下屬輕聲地提醒了一句。

點了點頭,蘭越翠揮手遣退其他跟隨著人,逕自轉了個方向前進。

繞過了幾個轉角,曲迴的廊道上,彷彿有走不完的通道。經過了不知第幾個關卡的匣門道口,蘭越翠的身形在越過了一道薄形光頻後,消失。

蘭越翠身影的消失,在軍中情報總司處引起了一名軍官的注意,然在隔不到一秒的時間,注意到這個情形的軍官,已沒了聲息。

輕巧地將沒了生命氣息的軍官拖離崗位,一道淡淡的聲音開口抱怨:「加上今天這個,已經是第五個了,嘖!」

「別抱怨,做事。」睨了一眼怨聲怨氣的人,接著開口遏止的聲音有著屬於機械般的僵硬。

「唔……我開始懷念七號的聲音了。」清清淡淡的音調,述說著數不盡的懷念之感。

「七號,洛凱.葛雷.夏爾頓,他的名字。」僵硬之聲再度揚起,潛藏在聲音底下有著一絲愈形人性化的欽羨。

「知道、知道。你不要再說話了!」最先出聲說話的人,阻止了那讓人聽著腦門就發麻的人繼續開口,心底下卻在哀嚎主人為什麼要讓他和十號搭擋。

切換了幾個不同視頻,在輸入了幾串由亂數編撰而成的暗碼後,原先監視著蘭越翠通過的廊道匣口的畫面,已然換成了其它。

其實也不難想像,雖說軍部地下基堡的結構設計得猶如如迷宮般複雜,但在某種呈度上,最早期的三軍總司上將為避免間諜的入侵,幾乎在每個匣道口,均掩藏著無死角的攝像鏡頭。而這份隱密的監控工作,則由情報司中的總司處負責。

因此那位在創設情報司的三軍總司上將,為了能保持情報司的獨立性,所負責的軍官幾乎都是由他再額外訓練出來。

而情報司分別又下設了情報軍械補給處,負責軍械研發、製作,以及三軍武器補給之來源與去向紀錄;再來是情報調度分析處,負責戰爭計畫、兵力分配、三軍將領派遣調度等一應事宜;最後是情報總司處,也就是整個軍部最隱密及重心所在,主責在於三軍總部危安警戒調度,以及監視三軍中上至將領,下至小兵等人在軍部中的活動行徑,但卻也僅僅只是監控而已。

當然,為保持總司處獨立超然的地位性,在總司處任職的軍官幾乎不從三軍中挑選而出,故三軍中的所有人,從來不曾懷疑過自已本身竟會是被監視的對象之一。

然而在軍部逐漸沉淪腐敗後,情報司的價值終於公開顯現在眾人面前,原先獨立超然的制度,此時已失去了意義。

因此,在三軍的認知中,誰能奪得情報司,那便代表著誰能掌握了國家這個戰爭機器的主權。所以,三軍將領們無不想方設法的安排心腹、人才進佔情報司各處職缺,好掌握更多的利益及軍事資源,三軍各自的明爭暗鬥,從情報司開始緩緩浮出枱面,最終形成今日愈形腐敗之局。

而以現在局面來看,原本海軍就因地勢之故,整個海軍編制尚還不及幾年前因一場大戰耗損了太多元氣、損失過多的陸軍,早先所派入情報司的人才逐一凋零,對此暫不究其原因,單從現實面而言,海軍早已在三軍中失去了話語權柄。

再觀陸軍,從軍部情報爭奪戰打響開始,被陸軍安排進入情報司的能人,比之任兩軍可謂多如繁星。在當時本該能掌握整個情報司,卻因為一場與蒼御門的大戰而消耗殆盡,將領級的人才驟逝,導致陸軍在情報司地盤的瓜分中,僅只佔了軍械補給一處,再加上現任陸軍領導的不管世事,所以唯一能與陸軍齊驅並駕而又沒有過多的耗損兵力的空軍,已然隱隱地掌握住了情報司三之其二。

即便有其它軍屬的軍官被派遣委任情報司三處的任何職位,沒過多久,最後總會在榮譽碑上找到該名軍官的名字。就如方才那名才剛發現異樣,卻還來不及出聲的軍官,便已確定成為明日榮譽碑上的成員之一。

又或像不久前蘭越翠與黑羽帝的私下交鋒,也只是為了謀奪各自所擁有的情報,所使出的手段。情報爭奪戰競爭之激烈,可見一般。

再說回蘭越翠在越過了光頻後,所來到的地方。

其實也不過是從舊有的軍部結構中,再向外拓展建制而成的空間,一個不屬於軍部組織的地下空間。

原先的光頻,在攝像機前所呈現出的畫面,乍看之下只不過是一面單純的牆壁。若沒有將領階級的長官允許進入特殊樓層,根本不會有人發現空軍司令一層中有這麼一個神秘的地方。又或許由於各自為政之故,三軍要如何去搗鼓各自的地盤,根本無人會過問。

 

密閉、瑩白如玉的壁牆、環線型通風氣孔,一間稱得上是乏善可陳的空間,蒼御風警戒著觀察他身處的環境。

早在不久前,他就已經甦醒過來。

在些微的驚慌後,便立刻鎮定下來。雖然不見了影哥的身影,但在稍作思考後,他知道影哥定是被人所救了,而那個人有可能會是從蒼御門失蹤已久的炎哥。

所以,即便是身在這個做來囚禁人所用的空間中,他僅只是保持警覺心態,卻毫無任何的驚顫之意。

看著角落處紅色燈號不停閃爍,他想囚禁他的人應該知道他已醒來。也因此,他才能靜靜地待在原處等待著,等待著他所期望的答案出現。

果不其然,其中一面牆壁在震動了一下後,緩緩地開了。然後,蒼御風看著一人身著讓人厭惡的軍家服飾走了進來。

眼神移動對方臉上時,蒼御風不由怔愣。

怎麼……不是炎哥?

雖然心中存疑,但面上仍保留著平靜。

「醒了。」

來人,只是淡淡地說了兩個字。話語中可以聽得出雖沒有過多的情感,但卻有著極淡的關心之意。很反差,但是蒼御風卻知道,某個人對他說話的態度就是這樣!在聽見這聲問候時,身體不自主地顫抖了一下,他已經知道來人的身分了。

果然,是炎哥!

只是眼睛和髮色與以前不同了。如果再仔細觀察一下,雖然眉眼處略有不同,但還是可以大致發現對方的臉上仍有著炎哥的模樣。

怎麼,他剛才會認不出呢?難怪,這幾年夜哥會遲無所獲炎哥的消息。只是……為什麼炎哥會穿著軍家的衣服?

彷彿看出了少年的疑惑,蘭越翠,不、應該說是蒼御炎,自嘲地開口:「無法想像我會成為蒼御門最為痛惡的軍人?呵,別說連你夜哥也忘了我母親的背景?否則他的能力也不過如此!」

似乎不想在這話題上繼續糾纏,蒼御炎接著繞開話題,說著:「小風,我不管夜要你幫著做些什麼?不過,從現在開始你只能待在這裡,直到我和夜的總清算結束!」

「啊?!」又要開始了嗎?蒼御門內的鬥爭難道還沒結束嗎?蒼御風臉上流淌著一絲可見地痛苦神色,「在上一次的鬥爭下,蒼御門已失去了許多,為什麼大哥和二哥就是不能停手?」無意識地,蒼御風將內心所想,低喃而出。

「少天真了,小風。『軟弱』這個情緒不該存在你身上!」像似警告又似教導般地,蒼御炎淡淡的說完後,轉身離去。

「啊!等等、炎哥!」

見蒼御炎轉身,蒼御風急忙上前扯住對方欲離開的腳步。

「那、那個影哥……現在怎樣了?」

蒼御炎低頭看了小風一眼,手輕撫上小風的頭上拍了拍,說著:「放心!那傢伙沒那麼容易死。既然你不想參與進蒼御門的爭鬥內,那就先待在這吧!總是兄弟一場,我不會太為難夜的。」

聽見炎哥的保證,蒼御風知道炎哥已做出了決定。

這次又是因為他的關係,而迫使哥哥做出了讓步,影哥是,炎哥也是。但是,為什麼三個哥哥中,就只有夜哥無法和兩個哥哥一樣呢?

想到此,蒼御風眼眶不自主地開始泛紅。

他不願再深思哥哥們的想法了。所以,他束緊雙手,緊緊地抱住了炎哥,些微惡作劇、些微任性般地將滿溢眼眶的淚水,浸濕在哥哥的衣服上,擦去流淚的痕跡。

然後,悶悶地開口:「……炎哥,對不起,還有謝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