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LOODY CITY
關於部落格
DOD PARK 專屬 .產品訊息&設定 BLOG
  • 41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無盡的戰鬥

 

時值望月,深夜。

櫛比高樓林立,無人的街道中,突有一名黑衣勁裝之人快速飛馳,足尖輕踏,巧而無聲地穿繞過層層騎樓、圓拱長廊,身形掠過之處,無不輕捎起一陣微風。

黑衣人直來到一廣場前,方停佇身形。

無聲的凝視著前方巷弄中,黑暗處亦同時迎來一人。

來人,銀髮飄飄,隨風搖曳,在月華的照映下,籠罩上一層瑩白,瞬間模糊了來人的面容。

唯一還能認出的,便是那人貫穿的紫色長擺風衣。

彼此對立。此刻,兩人相離不過十五公尺之距。

眨眼間的距離,沒有刻意招呼,雙方間的氣機已然形成,只在等待著最佳時機出手。

氣氛在長時間的沉默下,猶如暴風雨前夕般的寧靜。空氣,帶著絲絲腥殺氣息,壓抑般的波動在兩人之間流竄,就連月亮似乎都蒙上了層暗紅色。

不知多久時間,直到一簇黑影從月緣處開始侵吞,倏地暗下的月夜,瞬間打響了兩人間的交戰之聲。

沒有任何的言語,兩人間的打鬥已不曉得上演過多少次,每每總是非生即死的戰鬥。

此刻,在紅月的映照下,黑衣人賴以成名的武器──銀──如仙之彩衣般地環繞在黑衣人左右,輕靈的身形急展,吸呼間,殺招「攫裂」已然侵至銀髮紫衣人四方,由高而下,如虹的銀芒宛如有了生命般地朝敵對之人的周身幾大死穴襲去,黑衣人率先攻出。

「哼!」

紫衣人一聲輕喝,從「碎旋斬」改良而來的招式,瞬即被施展開來,一股強大的真空氣旋由紫衣人所在的位置迅速拓開,在「銀」將將近身之際,在疾速形成的離心層地作用下,被一一彈了回去。

黑衣人眼見試探性的一招不成,身影瞬變,眸中殺機隱隱浮動,本就輕靈神巧的身形,頓時變幻成虛影一片,在紫衣人四周看似極緩,實則極快的遊走纏鬥起來,手腕高幅微震擺動,「銀」立藏於月夜下,螢螢之芒消逝,殺氣卻愈顯悶重。

與之相反,只見紫衣人手持的「獄靈門」越發潔亮,薄如蟬翼般地水晶刃身,在內力的催發下,散發出縷縷青藍色光芒,環裊著整個刀身,在每一次的揮動之下,青芒如蛇信般吐出,所過之處捲帶起陣陣輕煙,空氣沸騰。

從兩人開戰至今,時間消逝不過十多秒。在最初始的一招過後,雙方對彼此間的打法彷如知根究底,不約而同地均加快了攻擊的節奏速度。

黑衣人身法靈妙,重重幻影虛閃不定,圍纏在紫衣人八方攻位,只看紫衣人頓陷方寸之地,身形攻法卻毫無所亂,但見紫衣人周身方圓之間,電光火石忽隱忽現。

寧靜無人的大樓廣場上,只聽聞空靈地金屬聲音在夜裡低低迴盪著。

雙方武器每每交擊,總能引起狂風添亂,間或不時夾雜著土石崩毀、碎落,簌簌聲響硬生生破壞了此刻的安寧。

至此,兩人的所有攻式陷入僵持。

值此之際,尋找突破口,似乎成為了雙方刻下間攻擊爭鬥的決勝因素。

但看黑衣人在爭分奪秒之時,猛地收回纏擾攻擊紫衣人的絲刃,身形瞬緩,藉靈巧優勢,身影疾掠後飛,從極動中雙手指尖亦飛速微彈,在夜雲遮月下,將團團黑雲盡朝紫衣人中心撲射而去。

「收起你那些小玩意兒!」憤怒,在擊落了如光雨般飛射而來的毒針時,爆發。

夜櫻冴憤恨地瞧了眼地面上那不入流的武器──寸許長的淼剡針──南野影的暗殺利器。

戰鬥忽地中斷。

「不管是何種武器,只要能達到目的,殺手是沒有挑選轉圜的餘地……」聲音,輕冷地從夜櫻冴所處的後方揚起。

話止間,夜櫻冴轉身回頭看著南野影從暗紅的月光下緩慢地行來,紅髮在方才的激鬥中,靜靜地服貼在細汗微冒的臉上,綠色的瞳眸中,盡是不爽。

瞥了眼靜躺於一地的毒針,南野影接著說:「即便是你所鄙夷的這種上不了檯面的武器,一樣可致你的命。」

「能否致我於死,還是未知數!」冷嘲聲脫口而出。

「呵!說笑吧。」語出之時,「銀」分多道倏忽而出,分別攻向夜櫻冴的眉中、喉頭,胸口、四肢。

南野影突地的發難攻擊,在一聲「噹」的聲響後,宣告無終。

然在緊接著「噹」聲後,卻是一陣「噹啷」落地聲。

「?!」聲止,夜櫻冴不由臉色微變。

同時,南野影的眸中顯現出了一絲愉悅;相反,夜櫻冴卻是一臉猙獰,隱約可見在其右頰臉上血筋緩緩浮現。

「看著你戴著面具就礙眼!」不知何時,夜櫻冴臉上所戴面具,竟已被打落在地,「說說,現在我該叫你夜櫻冴呢?還是夜櫻刃!」

「哼,不管我是誰,你只要清楚一件事……今夜你將敗於我之下。」

刀鋒平舉,青藍湮霧順手而上,繚繞不去,說著話的夜櫻冴,狂傲之氣盡展。

「喔。多年沒交手,說話的本事倒是比武技長進了!」

挑著眉,南野影不置可否的回應著。手下攻勢忽地變急,輕鬆地格擋住了夜櫻冴的突擊。

「叮」的輕靈聲在兩人間迴盪。

銀與獄靈門的僵持情景,彷若逃離那夜重現。

「哼!五年了,你還是這麼沒禮貌!」

輕斥聲中挾著幾許怒火,不滿地聲撻著對方不告而攻的舉動。

「……」

「不說話?」綠瞳中帶著絲許訝然。

南野影在近距離下看著夜櫻冴那原薄水藍的冰冷眼眸,在紫灰面具脫落後的不久,不可思議地轉變為彷如月暉般的瑩白色。

些微怔愣後,南野影似乎覺得面前這變臉的一幕頗為有趣,聲線中是掩藏不住的低笑,「呵……夜櫻刃嗎?」

瑩白瞳眸,搭著右臉上的猙獰血筋,反差極大的組合,在月夜下顯得恐怖且詭異,渾身散發著噬血的渴望,強烈地讓南野影同為戮殺的血液幾近沸騰……果真,很有趣!

彷彿應驗了南野影的想法般,眼前銀髮襲腰的男子,猶如猛獸暴起,手中力道猛地加重,捲刃旋劈,揮刀而上,硬生生逼退那名或許還比他更為無禮的男子。

兩人激戰瞬時而起,爭鬥一處。

亂風碎石,應勢而起,流捲狂飛,戰鬥較之先前,不知狂暴幾倍,雙方的變招換招,對招拆招均只在呼吸眨眼之間。

南野影與夜櫻刃的生死之戰,彷似毫無止盡般地在望月夜裡,劃下痕跡。

 

THE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