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LOODY CITY
關於部落格
DOD PARK 專屬 .產品訊息&設定 BLOG
  • 41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Sunset on the Road - Chapter 16

 

離開了軍事會議廰,蘭越翠看著三軍匯集處間的環型空盪廊道,眼眸深處微露了一絲不屑。

整了整穿在身上的軍服,純白的色彩似在嘲諷著軍部那不為人知的黑暗面般,作做的讓人噁心吶……。

「想必黑羽帝也是這麼覺得吧!」

走進電梯,單手快速的在平滑而透明的水晶面版處鍵入了早已敏熟於胸的密碼,感應辨識卡於上輕撩過,蘭越翠看著B6司令部專用樓層燈號亮起時,忽而想到先他一步離開,那個和他在軍部中齊名的黑羽帝。

開會時,他沒有漏觀察了黑羽帝那不耐煩的神情。除了在他開口報告時,那傢伙眼皮曾稍稍動了一下外,好像就沒有什麼事是值得他注意了。雖說總是一副不在乎的表情,但是對軍部內勢力鬥爭之事還是蠻敏銳的……之前,還真不該派人過去試探。

過早打草驚蛇,導致白白損失了兩名好手。

「叮-」的輕響,電梯的指示燈在地下一樓處停佇──交誼廳。

門開的剎那,蘭越翠意外地看見在距離電梯處不遠的黑羽帝。

「怎麼,專程在這等我?」解除了原先設定好的B6樓層,蘭越翠在踏出電梯門時率先開口,帶著親膩的口吻中,掩藏著早先被譏諷成女士的報復。

不意外的看見黑羽帝皺眉,面色微變不到一秒的時間,旋即恢復如常。

蘭越翠拉開對座的椅子,直接坐落在黑羽帝面前,挑眉詢問對方的目的。

「沒什麼,只是將兩隻蒼蠅還給你。」揮了揮手,黑羽帝從指節中彈出了兩枚微型監聽器。

兩人看著監聽器在劃過一個完美的弧形,一前一後精準地落在蘭越翠面前的桌上,像有人專門排放過的整齊感,讓人不容小覷黑羽帝在瞬間所發揮對力道的精控度。

黑羽帝開門見山的招呼,讓蘭越翠有絲微愣,不過眨眼的時間,蘭越翠盯著桌上的監聽器,臉上露出了不明所以的笑容,說著:「黑羽上校特地抓了兩隻蒼蠅給我,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哼,你不是前前後後派了兩名人員到我那玩俄羅斯輪盤,所以我抓兩隻蒼蠅送你當回禮。」

看著眼前之人明顯裝傻的態度,黑羽帝也不急說破,唇際上揚成一個好看的弧度,十指交握,自然的帶出了一股慵懶之氣。

兩人四目對視無語,靜謐而窒悶的氣氛無形中從兩人所在地朝外擴散。漸漸地,周圍的士兵見此均紛紛繞道行走,不敢過於靠近兩人所處的中心。

不知是誰先起頭,在氣氛被打破的瞬間,本來靜躺在桌上的兩枚監聽器突然疾射至黑羽帝的雙眉間;與之同時,一道帶著白霧的煙痕在緊擦著黑羽帝的鼻尖而過,如電芒般迅速地錯開了監聽器飛來的軌道,幾近無聲的從下而上將監聽器釘入天花板上。

些微的粉塵飄落,兩人仍安坐如常,彷彿剛發生的一幕不存在般,只是微笑,沉默。

對於此二人所處的中心在剎那間所發生的事情,周遭士兵的態度卻是大為平常,沒人被眼前之事嚇到,反而是抱持著看戲的心態,在角落裡默默地觀察著他們的上司──黑羽上校和蘭越上校。

似乎這兩人彼此相互交手試探一事,在空軍和陸軍長達兩、三年的對峙中,時常發生。

如同比賽般地,先動的一方就輸了似的,兩方沒人願意率先做出任何動作來打破目前的僵局。

漸漸地,長時間的靜默下,終於讓坐於離這兩人不遠處的某人情緒爆發。

砰的一記重響,某人所坐的桌子翻飛,目標赫然是砸往飛向黑羽帝和蘭越翠所在的方位。

龐大狙擊物的動向,沒有多引起這兩人的注意力。

彷彿商量好般的,兩人極有默契的同時抬腳在鐵製的桌底下施力觸踢,鐵桌如兩人所想般,朝著防礙物飛去。即便如此,兩人的椅子卻沒有因這番變化而移動分毫。

「我受夠了──!」刻意被拉長的怒吼聲,響徹整個交誼廳,同時也驅散了周圍的湊熱鬧的士兵群。

顯然,士兵們均知道在這此人出聲後,戲便落幕了。

而此人不是別人,正是黑羽帝麾下,情報處上尉──路法斯.繆拉。

在一般士兵眼中,繆拉上尉雖然名聲不比兩位上校來得顯赫,但卻是唯一一位敢在兩位上校面前大聲怒罵後,還可正常存活下來的奇蹟。

是的,奇蹟!

畢竟在軍部中,就常有士兵在見過黑羽上校或是蘭越上校後莫名奇妙地失蹤,然卻在隔沒幾天,軍部的榮譽碑上便會刻上失蹤士兵的大名。當然,能刻在軍中榮譽碑上的名字,全都有個好聽且流芳百世的名聲:「為國捐軀。」

為國捐軀?!

在現今這個國不國、界不界的時代,加上近幾年沒發生多大的戰爭時期,鬼才知道這個「為國捐軀」的真正定義在哪裡!

因此,三軍裡便流傳著一個黑色傳說──在兩顆大樹陰影的壟罩下,無草根存活。

所以,眾士兵無一人不佩服繆拉上尉的大膽以及硬命,就如同現在。

繆拉火爆的脾氣,明顯和兩位上校成反比。他杵在兩人中間,不爽的咆嘯聲如流水般傾洩:「你們兩個夠了沒,相瞪眼這麼久了,也該看膩了吧!不說一句話,就這麼直瞅瞅、赤裸裸的盯著對方,靠、噁心死了!不知道的人路過還以為你們兩人有著曖昧。有什麼話就直接挑明說,這麼沉默著算什麼……」

在繆拉上尉介入後,劈哩啪啦傾口而出的話語似乎不見有停止的跡象。

終於,兩人的眼神中逐漸起了變化,一則無趣、一則冷厲,隱藏著絲絲殺機。

支拂著太陽穴,黑羽帝無趣的眼中透著些不耐煩,再看著死對頭那副指控已方馭下不嚴的表情,一絲不悅的情緒在黑羽帝的心中流淌而過。

「你吵到我們的談判了,繆拉上尉。」哼,本上校需要你這個半途冒出的空軍上校來干涉如何管教下屬嗎!

「吵!你說我吵!?」黑羽帝淡淡的一句話,頓時堵得繆拉叨罵不斷的嘴巴變成○字型。

「沒錯,繆拉上尉,不管你有什麼理由,你確實打斷了我和黑羽上校的談判。」蘭越翠半闔著眼,僅只是單純的陳述事實。

「去你媽的談判!你們哪個人嘴巴曾動過一下,從你們開始坐在這裡到現在,我壓根沒見你們說超過三句話以上,現在你們倒是……」

接著,又是一陣如行雲流水般不見停的怒罵聲,可知繆拉中尉著實被兩人誣陷的話語刺激的不輕。

「看來我們無法談了!」黑羽帝逕自下結論。

「同感。」蘭越翠簡單附和,起身同時還不忘丟下一句話:「蒼蠅是你殺死的,你沒理由賴到我們空軍身上。」

「哼,你們空軍想做什麼,我不管!不過,別怪我沒先提醒你,就算再多的蒼蠅飛來,下場就像剛剛你所見到般……」未盡的話語,輕聲的透著威脅之意。

「呵,也好。記得你剛說的話:『我們想做什麼,你沒任何理由來干涉!』」蘭越翠扯出了一抹莫名不知其意的深笑,刻意加強話尾的重音,似在提醒著黑羽帝記住。

然後在轉身進入電梯前,蘭越翠輕聲說著:「為了和你談話,還真是耽誤了我許多時間呢!帝上校,希望下次你約我時,可以不要在大庭廣眾下。」

「如果你想變成蒼蠅的話,我非常願意在無人的時候等你!」聽見蘭越翠似有曖昧的話語,黑羽帝是一臉的神色自然,不慍不火的回應,順道揮手告別。

「你、你們……?!」

繆拉的食指無視軍部中嚴謹的軍階禮儀,就這麼大剌剌地指著黑羽帝,臉上掛著一副天塌下來的誇張表情,說著:「雖然見過你和他爭鋒相對了很多次,但你確定真的跟他沒有任何的曖昧關係嗎?不然……怎麼每說一句話,就是會讓人不由自主地朝別的方向想去?黑羽上校,雖說這裡是男多女少的軍部,但如果你真有那種傾向的話,身為你的同袍的我,衷心的建議你:『趕快回頭是岸!還有麻煩離我遠一點!』」

又是長串的話句吐出,繆拉直說到最後,早刻制不住內心裡直欲作噁的大聲吼出,同時順勢悄稍地移開和黑羽帝間的距離。

黑羽帝看著離自已愈來愈遠的路法斯,冷冷的拋下一句話:「三分鐘內整理出三軍在這兩個月內的軍用補給資料,還有你想太多了!」然後,轉身就走。

無言地看著無情的上司走遠,繆拉終於克制不住大嗓門怒聲吼出:「媽的!黑羽帝你不是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