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LOODY CITY
關於部落格
DOD PARK 專屬 .產品訊息&設定 BLOG
  • 41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Eye of Wyvern 第十五話


 「默言大人。」

 堵追隨著快步於廊上的默言,摒息附耳低語:

 「剛剛我進門時,守衛傳來通報,玄之門外有人在搗亂。」

 默言冷哼了一聲。

 不須臆測。

 想必是夜櫻家的人來追回被奪走的微米晶片。

 「不過是小老鼠而已。傳令下去,哨站的所有人全力應戰,別讓任何一隻老鼠跑進來。以防萬一,先把玄之門的鎖上了。」

 



 「果然還是變成這樣...。」

 兩株人影靜靜地一坐一站在北門外距百步的樹林,遙遙望著北玄武院大門前那已被染成血肉色的石橋。

 坐在岩石上的帝淡淡地說著,對他來說,眼前的情景都是毫不須意外的事。

 兩年了,即使早已離開在蒼御門不斷殺戮的日子,即使已經與個性溫和的龍共同生活了兩年,並同為警務人員。冴對於生命的價值觀卻絲毫沒有受龍的影響而改變。

 只要是為了某些「很重要的事」,擋在前面的人就只是待宰的螻蟻。

 帝笑似在看齣好戲。

 (這會兒看你們兩兄弟的報告要怎麼做。)

 

 

 「怎麼了,他就在那裡,你不去阻止他?」

 帝手環抱著,抬頭問。

 「阻止他?」

 語極輕,樹上的影紋風不動。

 輕閉眼,某人傷重垂死的景象仍歷歷在目。

 「呵...。」

 一絲笑意露出了除了承諾以外,另外抱持著的目的。

 「你呢?不是說好不來的嗎?」影回問。

 聞語,帝也隨之淺笑。

 「我是來看煙火的。」

 煙火?影雖不明所以,卻也無心思量。

 一種莫名的默契,讓兩人毫無行動在原地觀望。靜靜地望著玄之門前的銀髮人影。

 

 


 ──磅!!

 一聲巨響伴隨著無法視見的強力反衝擊波,震碎了許多早已殘破不堪的石柱。

 狂風乍起,捲起飛沙走石,石橋上一片煙霧迷漫。良久才沉澱下來。

 獄靈門在手上的餘震未散,黑色的玄之門卻半點擦傷都沒有,牢牢地緊閉著。

 一絲不悅,出現在刃那毫無表情的臉上。

 他緊擎著刀柄,再次連續地朝門砍去數刀。

 

 


 ──磅!!

                   ──磅!!                 ──磅!!

          ──磅!!         ──磅!!

 

 


 激光與足以刺破耳膜的巨響令人膽裂。

 僅管衝擊力的餘波震得石橋逐漸癱碎,卻怎麼樣也無法在玄之門上留下一絲刮痕。 

 「笨蛋...。還看不出來那是黑金鋼石砌成的門嗎?」

 影自言自語著。

 「你認為刃打得開那個門嗎?」帝問。

 「憑他的蠻力是絕對打不開的。」影答。

 僅管影早已聽聞獄靈門的原料──「赤血鐵」是以堅硬聞名的魔性原石。

 再加上刃與生俱來的強大力量,破壞力可說是無可比擬。

 但黑金鋼石的硬度卻比鑽石還強上三倍,不是靠單純的人力就能破壞的石料。

 當初默言打造這棟堡壘,想必也花了不少從蒼御門求得的經費。

 「那麼,你對他還抱著什麼期待?」

 帝不認為影會在這裡等待一扇打不開的門。

 「他現在不是只有蠻力。」

 影的語意一轉。

 「...還有擁有冴那熟讀幽玥閣七十三萬本藏書的智慧。」

 

 只見刃放下高舉獄靈門的手,離開了門前。

 卻不像放棄。

 倒像有了些打算。

 他颯然地緩步走向門的右側。

 


 ──磅!! ──磅!!

 

 


 獄靈門青光如飛梭般閃過,他向門右側的拱門框上下兩處狠狠擊了兩刀。

 

 


 ──磅!! ──磅!!

 


 他走向門的左側,也在相對位置擊了兩刀。

 「哦?這是...。」

 帝對刃的行徑開始感到有興趣。

 轉身。

 刃走回門的正中間。

 好一陣子他動也不動,只是凝望著門。

 風,驟然停止,有種波動在引導著氣流緩慢運轉。

 圍繞刃與手中的獄靈門為中心運轉。

 忽地,

 他單腳後移。

 將手一橫,彎背如弓。

 刺擊術的架勢順著眼前玄之門緩緩成形...。

 

 

 ──硄磅!!!!!

 

 


 劍尖以兇猛破空之勢刺向了玄之門的中心門縫!

 兩片百斤重的黑色大門仍完好無缺...。

 卻在瞬間順著獄靈門的撞擊脫離門框,向後飛出數尺重重摔落在地!

 轟然巨響震耳欲聾。 

 

 『霜月破』,集全力於劍尖,刃最具破壞力刺擊。

 他卻因運力蓄勁費時而在戰鬥中鮮少使出。

 

 「先破壞門與門框間的鎖片嗎?原來如此。」帝道。這確實是最好的方法。

 以拱門的構造而言,鎖片要能承受數百斤重的門的開開關關,必定要費心思設計得靈活方便。

 而越多設計性的東西也就越脆弱,因此門框鎖片無論是否也是黑金鋼石所製,絕對比大門容易被破壞。

 否則若單單只使用方才那招,應該也還是奈何不了這扇門。

 影不語,心中卻有同感。

 若是六年前他所知道的刃,必定只會一股腦以蠻力攻擊那扇門。

 不過如今的刃,在與冴歸合後總算開始會動動腦子了。

 看來利用那傢伙去打開門的決定是正確的。

 「走吧。」

 影從樹上躍下,在刃之後與帝一同緩步進入玄之門。

 

 

 

 「剛剛那個巨大的爆破聲是...?」

 才剛踏入內廳,默言隨即聽見遠方的轟隆巨響。

 「想必是你們最自豪的玄之門被打破了吧。」帶著嘲諷的口氣,媞娜在一旁說著。她甚至不用再向窗外確認狀況。

 「不可能。」

 默言對於這個假設嗤之以鼻,他深信連砲彈都炸不開的玄之門絕不可能被破壞,再說門外還有百人以上的重武裝守衛,怎麼可能任由入侵者輕易碰到玄之門?

 但看著媞娜的姍笑,彷似意指如此巨大的爆破聲又該做何解釋。他心中也生起些許不安。
 
 無論這是什麼聲音,絕對都不是好事。

 

 「司晝之"The Sun"、司夜之"The Moon"...」

 默言聞言回頭,只見媞娜輕輕翻出桌面上已成陣形的四張牌。

 「...生之王者"The Emperor"、 死之王者"Death"....。你可真是得罪了不少人。」

 她笑著站了起來,將手上剩餘的那疊牌全像廢棄物般扔在桌上。

 「我不想在這熬了那麼久,還空著手回去見炎大人。就勉強替你應付一個吧。其它的就請你們自己想辦法。」

 餘音繞樑。嬝娜纖巧的身影,早已消失在門外。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