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LOODY CITY
關於部落格
DOD PARK 專屬 .產品訊息&設定 BLOG
  • 41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Eye of Wyvern 第十四話

 

 

 僅管與其流著相同的血,她卻也不因此而曾感到一絲安心。

 「怎麼了,這麼久沒看見自己的父親,不覺得懷念嗎?」

 黑影端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咧著嘴發出怪物似的笑聲。

 沒有放半點感情的低沉聲音,讓人感受到的只有刺骨的寒意。

 「你答應過我的!會遵守約定的吧?」

 她輕啟緊抿著的小唇,不信任提問。

 「......。」

 默言卻只是笑而不答直視著她。

 就像是在看著一齣好笑的戲。

 唯一的丑角就是自己這個看起來只有五歲大的女兒。

 不悅,顯現在未來的臉上。

 「...騙子!」未來對著默言大喊。

 雖然她早就有心理準備,一旦踏入北玄武院的大門,就再也回不去夜櫻家了。

 生出自己的這個男人,是個什麼樣的人,她一直都最清楚不過。


 不過...反正回來的目的,早就不是為了自由。


 忽地,一股黏滑的觸感,從未來的腿邊撫觸攀爬而上。

 她驚慌地低下頭,發現一個上身全裸的男人正用他濕滑的手侵襲著自己的大腿。

 「未來小姐...妳回來了...嘻...。」

 噁心至極的猥褻笑容令她嚇得跌坐在地上,臉上出現比看到堵時更加恐懼的神情。

 男人消瘦細長的身體向未來壓近。

 赤裸的上半身,刻劃著許多像是剛用各種利刃、尖錐造成大大小小的傷口,幾處甚至仍滲著濕亮的血光。男人卻完全視之無物。

 「我非常的想念妳呢!」

 「不...不要碰我!!」她推著對方的身體大聲喊道。驚慌之下手中的機器卻也因此被輕易奪走。

 男人將晶片吸取器扔給默言,但眼神卻離不開身前的女娃兒半寸。就像緊盯著獵物的蟒蛇。

 一股難以言喻的噁心壓迫感,讓未來動彈不得,她恐懼顫抖著,全身感到氣力全失。

 默言低頭看了手中的晶片吸取器一眼。

 血跡斑泊的內嵌晶片夾上,什麼也沒有。

 淺淺地沉下眉心,銳利的黑瞳上,彷彿有闇色的火燃燒。

 「東西呢?」默言挑眉,語氣帶著殺意。摔去的晶片吸取器,撞落地面化為一堆碎片。

 女娃兒不語。

 自由既然是如此遙不可及的東西。那麼自己就不必再為此付出些什麼。

 看著未來那股宣示著不會輕易讓他如願的堅定神情。默言思考了一下。


 未來什麼都沒做就回來了?

 ...不可能。

 沒有感應到晶片的存在,晶片咬夾不可能啟動。機身就不會染上這麼多血。

 一旦啟動,只耗千分之三毫秒的咬取動作,絕無事物能導致失敗。

 幾近於能致人於死的的高伏特電流,也已被釋放一空。

 既然機器使用過了,女娃兒又能安然歸來...。

 未來必定知道晶片的下落。

 他猶豫著應該放低姿態騙取信任,還是應該動粗逼供。

 

 此時,廳外走進一個身形壯碩的大漢,那是堵。

 堵望了一眼廳中的未來與赤裸著上半身的男人。

 男人眼神充滿著慾望。舌頭來回舔著自己尖銳的犬齒。扭曲的笑容令人寒顫。

 「我們的右護心情看起來似乎好點兒了。」堵淺笑。

 他筆直向默言走去。手上拿著一個小小的紅色束口袋。 

 (那是...!)

 未來熟悉那個袋子。離開夜櫻家回北院前,她才將它埋在某個雜草叢下。

 默言接過堵奉上的束口袋,倒出了一片如小手指甲大小的晶片。

 「為..為什麼?」未來不禁喊道。


 自始至終,堵都沒有離開過夜櫻家。

 直到未來從夜櫻家逃出後,他便一路尾隨著未來。

 也看見了未來埋藏晶片的動作。

 

 「做的好。堵。」

 默言終於得到了十幾年來一直飲恨得不到的東西,他不由得瞪大了雙眼,握緊了手大笑著。沒有任何言語可以形容他此時的興奮。


 都結束了...。

 未來失落地閉上眼。

 雖然龍不肯交出的東西,直到最後還是落入了默言手裡。


 只要能保住龍的安全,就夠了...。


 「妳的名字,是我取的。」

 默言站起了身,低首睥睨。

 「妳的存在代表我們北院的未來,也是人類的未來!」

 多麼迂腐的未來...?她覺得自己只是一團正在腐朽的走肉。

 「我知道妳很聰明。但是別再想要逃走。就好好的完成妳的本份吧。」冷眼望下,他要求著從未付出過的回報。

 「庚,她就交給你了。別玩過頭了,明天早上還要將她交給蒼御門。」

 默言對將未來壓制住的男人說完,轉身走向內廳,不再回首。

 堵則快步跟隨上去。

 名為「庚」的男人,睜大了欣喜若狂的赤眼,像是被賞賜了非常想要的寶物。他粗暴地一把抓住未來的雙手,目送著默言與堵離開了廳堂。

  未來,彷彿看到了地獄的入口。

 

 

 不斷襲來的無數子彈,顆顆猶如雨滴般輕吻了刀身,隨即散成一朵朵飛沫。

 青光飛閃,血花隨著數人的頭顱濺射而出。失首的軀體如斷了線的玩具人偶攤落於地。

 有別於「冴」冷徹俐落、精準致命刀路,「刃」顯得招招兇猛狂暴,獄靈門像是飢腸轆轆的野獸,不滿足地撕裂啃噬著所有接近的人。以主人為中心,劃出片片血瓣。堆疊一地的肢體屍塊,無從拼湊。

 轉手輕擲,三十八吋長的劍刃,串起了第一人的頸,第二人的心臟,瞬間也將第三個人的咽喉釘入了石橋柱上。

 僅存無幾的零星守衛,眼見敵人已手無寸鐵,紛紛向前攻上。

 北院的教條,從來不允許他們退縮。

 瞬間,「刃」的左手掌襲上湊身而來的臉孔,足以擰斷鐵條的握力緊挾住即將粉碎的下顎。

 只是一刻,那人身體已隨著僅剩皮肉相連的腦顱被扔落橋下。

  噗吱──

 轉身,右手穿過了另一人的心窩,破脊而出的手掌中握著仍血漓跳動的心臟。

 疾速抽離,被撕裂胳膊在天空灑出泉湧的血線。直落在眾人的臉上。

 如廢棄物般的斷肢尚未落地,刃已抽出深入石柱的獄靈門。

 振臂一揮,最後幾個人,也在聲息不及發出前,就再也無法發出聲響。

 一片喧囂之後,靜沉落而來。

 高達百人的武裝守衛,化為一地碎塊。面目全非的石柱、滿地灼熱的彈殼、斷槍、破片,刃靜靜佇立在一片暗紅的腥色。

 月色映下,被血染透出紅光的銀髮,在腥風中輕颺翻飛。

 一醒來,就見到冴留給他這麼好的消遣,刃被迫沉睡已久的煩悶怒意總算是減輕了不少。

 但承接了冴的記憶的他,也還記得冴所交付的囑託。

 刃抬頭看上四五十尺高的巨大黑色拱門。


 ...有趣的事,還沒有結束。


 直到毀了名為「未來」的女孩,以及這棟建築物之前。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