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LOODY CITY
關於部落格
DOD PARK 專屬 .產品訊息&設定 BLOG
  • 41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Sunset on the Road - Chapter 14

 

時間再拉回之前。

夜裡,風呼嘯地狂作著。

蒼御風抱著陷入昏迷的影,一動不動,任著鮮血由刀緣邊溚溚流淌,懷裡的生命正逐漸消失,而蒼御風那琥珀色的瞳仁裡的光芒亦漸行黯淡……他終是完成了夜哥的囑咐,同時也親手殺了他最敬愛的影哥;至此,蒼御一姓裡,倒底還剩下著些什麼?還存在著些什麼?

舊往地幕幕景景在眼前略過,突然地,一股笑意衝口而出。

瘋狂的大笑著,笑到咳嗽、笑到淚乾、笑得他忘了為何而笑,直至聲嘶力竭,蒼御風仍是笑著,然而卻怎也掩蓋不了那內心裡濃濃而無力的悲意,連帶地也讓他忘了該提防著周遭地一切。

猛地,蒼御風在毫無預防下,後頸即遭一道重擊,還來不及反應,便已陷入黑暗。

「……還是這麼天真。」微微地歎息聲從蒼御風倒下的身後出現。

黑夜中走出了三兩人,其中一名肩披長式大衣,衣擺在風中獵獵作響,顯然是這群不速之客的領導者,只見他朝著身後之人點頭示意,不多時,蒼御風和南野影已被來人帶走。

為首之人靜靜地看著無月的天空,喃喃道:「主角都到位了,戲……也該開始了。」

語落,從那人的眼眸中竄出極度地冷徹之意,無形中所散發出來的強烈壓迫感,竟隱隱地在其身後捲起一陣旋風。

隨後,他朝著空無之處開口:「勿衍,將現場的打鬥痕跡消除,回去時,記得將三里外的M3帶回,別落下活口。」

下完命令後,那人走向了另一架M3,離開。

 



※※※

 

各方勢力地掘起,國家界線地模糊,地界版圖在大宗勢力地爪分之下,舊有的史提爾共和國已不復存在。

只是,原有的國家名稱雖仍舊維持,然掌權者卻已不再偏向各方國家首相,而是由或一或二等勢力之首的宗族、門派別院、黑道勢力等互為掛勾、分別掌管。

但在位於最內陸的大城市──希德羅,卻是有別於其它國家、城市的勢力分佈,或許緣於他是史提爾共和國前首都之故,所以,在這裡仍保持著虛偽地政府型式的機構,除了位居於伊納克林姆市中心,有近似於警政功能的SPIA外,在希德羅大城中,最特別地該屬於地處於市中心、威爾克市、塔洛斯市等三城市之中界,背倚西德洛特斯山,佔地近萬平方米,並且仍保存著舊制的軍事機關──三軍總部。

三軍總部,沿舊制分成陸、海、空軍三部,然卻受地緣處內陸的影響,而使得陸軍、空軍兩部逐漸坐大,原海軍部則漸形虛設,是以由陸軍主西守著有「失序天堂」別稱的威爾克市,並與SPIA共同所護的,位北緣的伊納克林姆市,至於空軍則南扼塔洛斯市,東倚西德洛斯山為屏蔽,防範他國勢力的侵逼,由而形成一巨大抵禦網。

由於,希德羅城存在著這兩股堪稱特別地白道的勢力,使得在這個城市裡的犯罪機率相較於其它國家城市,可謂是低到不能再低;同時也因為這個因素,在國界的觀念崩塌後,希德羅城曾一度面臨了大量的人口遷徙潮地湧入,而引發了相當嚴重的大規模的鬥爭行動;因此,當時掌管希德羅的SPIA和軍部與其它小道勢力的各階領導者,不得不緊急地對這現狀作一嚴格的掌控,除以暴制暴地將黑道勢力迫壓在威爾克市外,其它則將人口進行規劃性地區分監控,階段性地限制人口遷移,最終才避免人口爆炸的危機,爾後,希德羅城市成了平民百姓們最嚮往居住的所在。

此時,一輛由軍部配給的炫黑六門加長型特殊軍用車,正疾馳著前往三軍總部的路上。

手指輕敲著側舷窗翼板,高強度地鋼體加固下,清脆的喀喀聲在車體空間內迴盪著,一陣一陣,似乎在彰顯著裡頭人的不耐地情緒。

陡地,一道聲音出現在那人前方的車內液晶面版上,「黑羽上校,我們已抵達軍部,今日會議的內容已依上校的要求匯入晶卡中,請上校於下車前記得取出。」

「知道了。」不慍不火的語氣,隱藏著一絲讓人難以察覺地命令。

隨著車門的開啟,一陣微風襲來,撩撥起那人如墨般漆黑的長髮,髮絲隨之飛揚。

黑色長髮男子,黑羽帝,陸軍上校,在三年前的陸軍部與雄霸一方的黑道勢力──蒼御門的爭鬥結束後,即以十六之齡一舉晉陞為上校,並兼任著情報、工程兵二處,成為軍部史最年輕的將校之人,而這也讓黑羽帝在那時起,一舉揚名。

當時,同期晉陞的上校間,也有著一人的名聲和黑羽帝不遑相讓。

那是一名名不見經傳的小兵,只比黑羽帝大上兩歲,卻是由空軍部的蘭越上將破例提陞為空軍部上校之一的──蘭越翠。蘭越翠直接繼任老蘭越上將的位置,接管空軍作戰及特種作戰司令部,沒有任何的軍功,卻能直任上校,並擔上將之職,此事於當時引起了相當大的軒然風波,然在老蘭越上將一意孤行地力排眾議後,事情就此定案。

這時,黑羽帝快步地穿過軍部大廰,來到電梯前,在叮一聲響起後,卻遲遲不見其有任何動作。

「怎麼?不搭。」電梯裡的人在門開的瞬間,清楚地看見了門外站的黑羽帝,然在等上了兩秒鐘後,直接按下了關門鍵。

「女士優先,翠上校。」黑羽帝在拋下了這句話後,從容地擺出紳士該有的舉止,等著電梯門闔上。

「你……」蘭越翠臉色微變地指著眼前的黑羽帝,一百八多的魁偉男子被當眾譏笑成女士,任誰都無法維持正常面色,欲待發作門卻已經關起,深吐口氣,蘭越翠只得暫且隱忍下這口氣。

黑羽帝不顧大廳裡的眾人驚訝中帶著佩服地眼光,神色如常地等待著下一部電梯。

 

軍事會議開始。

黑羽帝一如既往地冷眼觀聽著眾領導階層的口水會報,新兵訓練、軍勢佈局、勢力合作、資金流動……等等,一切仍如想像中的無聊,其間留心聽上了幾句蘭越翠的會報內容後,黑羽帝便將眼皮闔上,之後的垃圾會報內容則一概從耳中濾出;因為在所有的將校中,也只有蘭越翠這人必須注意,畢竟在現今,無軍功而任將職者,比比皆是。

所以,留心蘭越翠,除去他是老蘭越上將的孫子外,主要還是在於他竟可於極短的時間內,將所有空軍部的勢力逐漸掌控住,光這份能耐就足以讓人不容小看。

然而,蘭越翠如此積極的想掌控軍部勢力的目的為何呢?他應該不是如此外顯的人才是。

算了,只要不踩到他的地盤,管他想怎麼搞,腐敗的軍部有這麼一個人在,他也可樂得輕鬆。

一陣連續的咳嗽聲喚回了黑羽帝飄遠的思緒;睜開眼,大家面色不善的表情盡落入黑羽帝的眼中。

「今日會議的報告內容,全在這份晶卡內,你們自已看吧。」黑羽帝一手遞過晶卡後,便起身離開。

隨著黑羽帝的離去動作,其中一名將軍終於忍不住出聲阻止。

「黑羽上校,我們的會議尚未結束!」

聞言,黑羽帝停下了開門的舉動,回身看著眾人,然後眼光落在了說話的那名將軍身上。

「嗯,是還沒結束沒錯……不過,那是在我將晶卡交給你們之前。」黑羽帝的紅眸裡,盡是透著嘲諷,接著續道:「現在,恕不奉陪。」

話說完,黑羽帝即率然離去。

隨後,蘭越翠在看完有關黑羽帝所掌管的兩處軍部會報後,也接著起身離開。

「蘭越上校,你也要無視軍部的會議規定嗎?」剛才指責著黑羽帝的將軍,看著蘭越翠的舉止,情緒再度波動起來,之前被黑羽帝藐視的怒火,一股腦地喧囂而出。

「對我而言,會議已經結束了。」沒有抑揚頓挫,蘭越翠冷徹的聲音揚起,頓時壓過了那名將軍的怒火,哼笑著看之前黑羽帝開啟的那道門,蘭越翠有時還真不願承認,會議確實在輪到黑羽帝的軍部會報後,結束了。

黑羽帝,軍事奇才……嗎?

呵!沒想到,軍部還有這麼樣的一個人。

想到此,蘭越翠眸內的溫度,瞬間驟降,「黑羽帝,你應該不會無聊到跳上舞台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